凌x渏2

那个跑来写小说的美术理科生又回来了,主产刀剑乱舞粮,可能会有阴阳师粮,看脑洞。

【腐向】今天婶婶回本丸了没有?(八)

         ○这是上一个号的坑,想了想还是放过来接着填。可能有亲已经看过了一部分。cp较多就没有挂tag,请注意避雷。
 
     ○多cp注意(可能出场:三日鹤、双狐、烛压切、长蜂、一药、安清、兼堀、江宗、浦乱等等)
  
  ○这个婶婶比刀还强(的多)注意
  
  ○本丸有病,经常ooc注意
  
  ○日常娱乐向,画风不定,但基本是糖
  
  ○婶婶经常不在家系列

        ○(七)
  
  ————以上ok?go☞————


  15.婶婶非常“好心”的把在场的刀男们的昵称详细介绍了一遍,包括各种称呼及其来源,顺口还提了两句刀派间的戏称。(例如三条大佬?)
  “唉唉唉,鹤丸先生的称呼有好多啊,一定很受欢迎。”
  “每振刀都很受欢迎的哦,大家都有很多的支持者呢。”
  “哈哈哈,老头子我也有个合适的称呼啊。”
  “是的,爷爷你坐好喝茶,有兴趣的话可以用电脑搜一下《葫芦娃》这个动画片。”
  “偶像的意思吗?很符合我强大又帅气的形象啊!”
  “卡内桑最棒了!”
  “其实我个人觉得‘兼厨’和‘卡内桑’的使用频率更高,高到基本上没有人会叫歌仙‘兼先生’。”
  “咖喱……我又不是食物。也不要那样叫我,我不想和你们混熟。”
  “嘛~伽罗酱的人气在某个(MMD)领域的人气很高的~”
  ……
  本丸里的刀还不多,婶婶这么挨个讲下来过的时间也不算太长,正好差不多结束了早饭。婶婶心情好,也想多和刀男们聊聊,于是大手一挥免了今天的出战和大部分内番,一群人端着茶点去了樱花树下。
  对了,路过锻刀室的时候婶婶又顺手锻了两次。
  “啊啦啦,我估计是最晚集齐初始刀的审神者了。”婶婶表示她非常欢迎一个半小时后二姐和被被的到来。
  嗯,刀刀们能讨论的昵称又多了两个呢。
  樱花树下,刀男们打点好餐布,喝茶的喝茶,品酒的品酒,吃点心的吃点心,七嘴八舌的讨论着大家的昵称。婶婶坐在中间,被安定拉着抱怨:“为什么要叫我‘大和守不安定’啊!”
  婶婶表示她也无奈,又不是她定下来的称呼(虽然她挺赞同的):“那安定你觉得另一个‘大魔王安定’怎么样呢?”
  安定包子脸:“主君你一定是故意的!”
  “哈哈哈……安定你这个样子太搞笑了!”清光在一旁笑到捶地,结果被安定一个横推推翻了。
  “你还说我,清光光小天使~”
  “不!准!那!么!叫!我!!”
  “诶?为什么,明明那么可爱的。”安定一脸无辜。
  “可、可爱么?”清光听到可爱瞬间没气势了。
  “嗯,清光光最可爱了。”婶婶乐呵呵的看着冲田组闹腾,摸摸两振刀的头,又被粟田口那边的情况吸引了。
  “一期尼的外号都很好听呢~”乱藤四郎拉着一期一振的右手左右摇着,一边放了个草莓大福在对方手上。
  一期一振有些无奈,“草莓哥”什么的一点也不适合他。可要是弟弟们喜欢这个称呼的话……也不是接受不了。
  “乱,别欺负一期尼了。”药研脸上挂着黑线,坐在一期一振的另一边,“一期尼,大家都想听一期尼喊我们一次外号呢。”
  “药研也是么?”蓝头发的太刀笑着问。
  “……嗯。”药研藤四郎半天才弱弱的应了一声。
  “药研尼害羞了呢……”秋田两手捂着嘴笑。
  药研:“……”(*/﹏\*)
  “那就先从药研开始吧。药研想听我怎么喊你呢?药总?药研niki?还是……”一期一振难得的坏心眼了一下,俯下身子压低声音在药研耳边说。
  药研的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并且渐渐蔓延到了脸上。可眼睛里的兴奋暴露出他的感受——非常喜欢。
  “药研尼好狡猾!”乱故意大叫打破了暧昧的气氛,成功救下了药研,“一期尼,该我了该我了!”
  “好。”一期一振乐呵呵的应了。
  ……
  “哈哈哈,粟田口的孩子们很开心呢。”坐在喧闹边缘的三日月宗近喝着茶,悠哉悠哉的发表评论。一旁是纠结了半天自己的各种昵称,最后觉得婶婶只是喊他“鹤球”已经很温柔了的鹤丸国永。
  “三日月,你说主君那边的人,怎么脑洞这么大呢?”鹤丸一只手撑着脑袋,一只手拿着一串团子,说完泄愤似的咬了一口。
  “嘛,这也是她们对我们的爱呀。”三日月倒是看的很开,“我也确实是一个老爷爷了啊,哈哈哈。”
  “说的也是,就当这是他们给我们的一个惊吓好了。”鹤丸也不是真的在意,得了个答案便把话题揭了过去。

  16.时间在吃吃喝喝谈谈说说中溜走,婶婶还惦记着锻刀室里的两振刀,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便和大家说了一声,自己去接他们了。
  “嗯……被被的是太阳花……二姐的是拖拉机……”一边等着时间归零,婶婶一边念叨着要送的礼物。
  然而等婶婶慢悠悠的回到树底下时,身旁除了蜂须贺虎彻和山姥切国广,后面还跟了把新短刀——厚藤四郎。
  “一期,过来接弟弟啦~”这是婶婶说的第一句话。
  大家欢迎着新伙伴的加入,好奇的问他们的礼物是什么,还有每个人的昵称详细情况。以至于有振刀在听到自己被叫做“二姐”,理由还是因为某赝品时,出现了他来到现世后的第一个绝对大黑脸。
  【二姐式限定不高兴脸.jpg】
  过了中午,婶婶还是组织了等级最高的一队去和隔壁本丸进行演练。演练的全过程都被婶婶接到了本丸的电视上直播,说是可以让大家互相学习。而她本人自然是跟着去,打算好好的指导一下自家的刀刀们。
  初次演练并不顺利,只赢了对方一线,还是在自己这边的刀装更好的前提下。
  这个时候,不管是在本丸里看直播的刀,还是身在队伍里出战的刀,都明白了清光对婶婶的高度评价。
  “这次演练里,大家都有不少不足的地方。清光光你最开始出刀的时候犹豫了一下,你可能是在想先攻击对方哪一振,可战场上不会给你那个时间。攻击的目标要在出刀前就定好。”
  “药研你够狠,可准头还差一点。也许是你下意识的心软,刀刺入对方身体的地方离心脏还有些距离,这算是大忌。”
  “陆奥守你也是,要用枪的话就把准头练好了!别打了几下才打中,那样可做不到偷袭的效果。”
  ……
  婶婶不留情面的讲话却赢得了刀男们一致的尊敬,包括被训的几位。毕竟没有一定实力,也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发现每一振刀的问题所在。
  “哈哈哈,主君是一个挺强的人啊。”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