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x渏2

那个跑来写小说的美术理科生又回来了,主产刀剑乱舞粮,可能会有阴阳师粮,看脑洞。

【腐向】所以说上一代的事情很麻烦啊!(二十)

       设定详见前几节
       主cp:三日鹤、髭膝、明包(包丁)邪教
       副cp会单独标出(真的有区别么?)
       想养狗养猫,而无法实现……
       (十九)


  本次cp:嗯…又没有
  ——
  烛台切心脏还在扑通扑通跳,刚才实在是太凶险。
  怵掏枪的动作太过麻利,那一瞬间他的全身血液都快要暂停,大脑缺氧,一切的行动全靠身体的本能。若不是怵的准头偏了那么一点点,击中的就不是他的手臂而是那颗跳动着的生命源头了。
  大俱利在子弹打在他脚边的时候都纹丝不动,手指加速做好了最后一步。在烛台切受伤闷哼的时候,他一个窜步离开原位,顺便拉着烛台切躲到了一个箱子背后。
  用枪还是大俱利擅长一点,他将炸药的控制器和烛台切手机的枪进行了交换,然后主动联系了三日月:“帮我确定一下攻击方法。”
  三日月让今剑岩融自由发挥,他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大俱利这边。怵刚好在一个人摄像头的边缘,动作细节看不清,但大致猜出来她在做什么。三日月的视线在这一片区的监控中来回扫过,他按下通话键说:“她在换更顺手的枪,你们小心一点。烛台切你随时准备按下按钮,最好能把她给波及到。大俱利你往左后方看,那里有一个花台可以当做掩体,从那边可以看到上面的房间,爱染和萤丸已经就位了。”
  “明白/知道了。”
  大俱利顺着三日月说的方向看过去,不远处确实有一个花台。他估算了一下,动作干脆一些的话,完全可以在不被击中的情况下躲过去。
  怵已经将想要的枪掏出来了,她举着枪小心翼翼地往这边走动。不能等到她走近了,大俱利思考一下选择直接行动。
  一个箭步,大俱利如同一只为了逃命而在水中猛的加速的银梭鱼,直直的窜到了花台后面。子弹如捕食者的尖牙利齿,擦着大俱利的身体过去,却终究只咬到了一嘴的空水,灵敏的猎物已经躲到了坚硬的珊瑚礁里面。
  “哼!狡猾的两个兔崽子,怎么不出来了?不是很厉害吗?出来跟老娘正面干啊!像个废物一样躲躲藏藏,谁给你们的信心来闯这里?滚出来啊!”怵骂骂咧咧,发泄似得往两人藏身的地方开了两枪。子弹打在铁皮和瓷砖上的声音有些刺耳,烛台切全神贯注的注意着怵的位置,大俱利则抬起头往别墅上方看去,很容易就找到了立在窗边的爱染和萤丸。
  两个小家伙看起来还蛮精神,大俱利和爱染对上视线,两人互相点点头算是正式接上头。
  在能自由行动的情况下,爱染和萤丸将移动到窗边进行辅助。若不能自由行动,爱染和萤丸想方设法弄出动静吸引注意,同时作为对于自己位置的一种通知。
  由于萤丸一直被困,行动暗号将就的是萤丸和爱染间的惯用方式。由爱染教给鹤丸三日月,他们两人在分别教给其他人员的方式学会。
  大俱利看不到怵的位置,他用手势向上方的两人询问,看到爱染动了动身子。心里有了估量,他确认一遍枪的子弹已经上膛,眼神顿时就不一样了。
  探身、出枪、侧身、收回。大俱利的动作一气呵成,接连的枪响后,一声惨叫从身后响起。他伸手摸了摸被子弹擦伤的脸庞,嘴角翘起一个不明显的弧度。
  脸上的表情一瞬间回归冷厉,大俱利再次向楼上询问,这次得到的回答是萤丸的晃动。他“啧”一声,刚才那枪打的不够准吗?
  烛台切看不到大俱利的行动,他只看得到楼上回答时支出来的不同代表色。之前的突然且短暂枪战实在挑战他的心脏,他着急的想知道大俱利又问了什么,可是他什么也看不到。正想通过联络器问,就听到三日月的声音:“大俱利,你三秒后再开一次枪,不过这次要故意打偏一点。那个女人有疑心了,正在到处张望找什么,我怕她会注意到爱染他们。”
  “好。”
  “三、二、一,射!”
  再次出枪,这次大俱利和怵都没有射中对方。大俱利是故意往左偏了一点点,而怵是因为右肩受了伤,失了准头罢了。
  “烛台切注意,她开始向前移动了,随时准备爆破。”
  “知道了。”
  烛台切将注意力移回怵的身上。他这里有一条缝可以让他看到外面的情景,位置刚好在爆破范围内。外面怵还在喋喋不休的骂着人,似乎这样就能让敌人主动出现一样。

【腐向】所以说上一代的事情很麻烦啊!(十九)

       设定详见前几节
       这次cp很明确,来,张嘴吃邪教
       主cp:三日鹤、髭膝、明包(包丁)邪教
       副cp会单独标出(真的有区别么?)
        (十八)




  本次cp:明包
  ——
  一期·很着急·一振现在心情非常不好。
  粟田口家和来派常有在对方家过夜的情况,然而却没有像现在这样连续三天不见人影的。他已经看不见自己那个喜好人妻的弟弟三天了,连参加源氏的十周年宴会都提不起精神来。
  女人想着没有到场的明石国行,看着整个焉揪揪的一期一振,悄悄的吐了吐舌头。
  女人走神的太明显,鹤丸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也看到了明显不在状态的一期一振。他直觉一期的情况绝对和女人有关,现在也用不到他们了,他走到女人身边压低声音问道:“小梦,你知道一期是怎么回事吗?给我说说呗。”
  女人斜眼看他,金色的眸子藏不住感兴趣的光芒。她眼珠子转转,想着之后还是会被他们发现的,提早说了也没什么,便带着鹤丸缩到了角落里聊天。
  “所以说小梦你之前给爱染说的,和他差不多大的嫂子是指小包丁?!”鹤丸眼睛盯得大大的,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那个天呐!小梦你也太会玩了!不过明石居然能够忍受的了小包丁那个不离嘴的人妻吗?”
  “谁知道呢,反正小包丁并没有在明石面前高频率的提人妻。”女人耸耸肩,她只知道大概,又不知道全套细节。
  鹤丸感觉他的人生观受到了冲击。在女人这里得不到更多消息了,他摇摇晃晃地决定去荼毒其他的人。女人见他还知道避开一期的方向,便由着他去了。
  彤和狩这个时候急匆匆的离开了宴会现场。他们隐隐感觉到了阴谋的味道,但是女人那边的行为却也符合她平常的作风。不敢下绝对定论,当务之急是先赶过去看一下别墅那边儿的情况如何,希望怵那个女人没有犯傻。
  接下来的事情,女人不打算让三条派和伊达家参与进来。她找到源氏兄弟,向他们借了别墅的后门从现场溜走,并没有惊动正在聊天的鹤丸他们。她告诉鹤丸明石和包丁的事情,也是存着转移他们视线的主意。
  彤手底下有一批并没有告诉他那两个合作伙伴的人手,是他原来救过的一批拥兵。
  女人不能排除他会因一时着急而动用这一批人手,而一旦这一批职业佣兵出手,这事儿可就没这么容易像现在这样处于暗处了。这件事不能摆到明面上来,一旦摆到明面上来就不是前功尽弃这么简单了,随之而来的还会有大量的麻烦。要悄无声息的解决这一批拥兵,只能靠女人自己的势力。
  来派别墅内,外面的喧嚣和紧张都被隔绝。明石看着眼泪汪汪的包丁,实在是说不出狠话来。
  爱染和萤丸好几天都没有回来,也没有往回答寄过消息了。他有些担心,出去应酬的时候后便不知不觉的喝的有些多。隐隐约约只记得他一头栽进被子里的时候,有个小人儿拉着他帮他洗了漱。再然后便是肌肤光滑的触感,还有身体上的决然快意,细节却是记不清了。
  包丁裹着被子盯着明石不说话。天知道当初他是忍着多大的羞意,还有不适给自己做扩张的?要不是那个帮了他很多的大姐姐反复强调,如果不做扩张会很难受,甚至会受伤的话,他、他才不会这么做呢!那个感觉实在是太难堪了呀!还、还有,喝醉了的人果然不可理喻,就算做了扩张前面还是弄得他好不舒服啊!小包丁现在很不开心,非常不开心。
  明石感觉现在麻烦一个接着一个来。不过当务之急是处理面前这个已经成功爬上他床,被他无意识抹干净吃了的小家伙。
  “那什么……”
  “很痛的!”包丁反应性的抱怨一句,打断明石的话,“那、那个,大姐姐说了,你把我吃了就要对我负责!”
  “大姐姐?”明石一秒抓住重点。他就说呢,这个一直人妻人妻的小家伙怎么会突然开始黏着自己,比自家那两个粘的还紧。
  “没,没什么。就是……就是……啊啊,你是不是嫌弃我?”小包丁的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急的更像是要哭了,眼里的泪水眼瞧着就要流出来。
  明石心里突然一揪,因为说话的内容也因为小包丁的表情。他手忙脚乱的拿起衣服边给对方擦泪,嘴里也开始讨饶:“我的小祖宗,你就饶了我吧!我怎么会嫌弃你呢?唉唉,不管那什么大姐姐了,我负责还不行吗?”

【兼堀兼】嘛嘛,某家堀川是假的!

是接着上一次卡内桑的问话进行的这里
某感觉很不好,那个什么东西把某家兼厨还回来!
什么都不知道的堀川,就一点非常确定……

         1)堀川啊,你知道你家卡内桑迷路吗?
             堀:银(没注意,好像有点?)
         2)唉?你没有帮着看路吗?
             堀:绿(不会,我完全相信卡内桑!)
         3)好吧,那你喜欢卡内桑吗?
             堀:金(毫无疑问!)
         4)那你为什么不跟卡内桑二刀开眼?还把他当作太刀吗?
            堀:绿(不是这样子的呢。)
         5)啊?那为什么?这样很好玩吗?
            堀:银(我也不知道。队里又没有其他打刀,我也不会跟别人开眼。)
         6)这样说的话,就是有其他的打刀你会跟他们二刀开眼?
             堀:银(不知道呢,有可能吧?)
         7)emmm…难道堀哥你想看卡内桑吃醋?
             堀:绿(不不不,我怎么会这样想呢?)
         8)那……(实在想不出可能性了)难道是懒得开眼?
             堀:银(不知道呢,应该是吧?)
         9)(无语了)那你以后会跟卡内桑多开开眼吗?
             堀:银(应该会吧?)
前方高能来袭,请做好准备。
       10)你真的是堀川国广吗?
             堀:绿(不是哦。)

?!?!?!?!?!?!谁能告诉某,某家堀哥发生什么了?
唯一那个肯定的金,很皮。

【腐向】所以说上一代的事情很麻烦啊!(十八)

       设定详见前几节
       专心画画中……
       主cp三日鹤、髭膝、明包(包丁)邪教
       副cp会单独标出(其实没怎么分)
       (十七)

  本次cp:嗯,几句话三日鹤…
  ——
  接到信号的三日月立刻通知了其他人。从现在算起,他们只剩下大约40分钟的时间行动。
  “彤应该已经收到他们的联络,以最差的估算,咱们只剩下40分钟了。加上撤退的时间,咱们的行动时间只剩下35分钟。接下来我会进行一些临时的调整,麻烦各组做好准备。”
  “了解/明白了!”
  “首先是岩融和今剑,怵现在组织了两波人马往你们那边赶,应该是想把你们直接围起来。不要太轻视这个女的,她比你们想象中的要聪明些。然后是光忠和大俱利这边儿, 大俱利你把炸弹换一个地方放,之前预定的位置门后面被堆放了一些易燃物品,我怕待会儿可能会直接烧起来。”
  “那我放在左边这个门……啧,不太好固定。”
  “三日月三日月,我看不到那个女人了,你帮我确定一下她在哪里?”今剑从高处跳到一个人的身上把他打昏,站起来四周望着,却找不见怵的身影。
  三日月眉头轻皱,他眼前的这些画面中也都没有怵的身影。
  “我这里也看不到她,她可能是藏到某个地方了,你们小心一点。”
  三日月有些不好的预感,但是他想不出来是哪里。如果按照他自己的思路,那么怵绝对是躲到一个很隐秘的地方等待着突袭。而他的直觉告诉他,怵这一个女人并不会按照常理出牌。
  不会按常理出牌么?
  三日月静下心来,他用他对于鹤丸的了解开始模拟对方的思考路线。不按照常理出牌的人,只能打破常理进行应对,这一点他是永远都及不上鹤丸国永这个名字代表的人的。不过怵很明显还达不到鹤丸的地步,这种级别的思考三日月还是可以模仿一下的。
  也许是真的有用吧,三日月在脑海里闪过那个一身白的人的身影。突然间灵光一闪,他立刻坐起身来,按下通话键:“大俱利你继续安装炸弹,光忠你注意一下周围,我怀疑怵很可能往你们这边儿来了。岩融和今剑现在改变策略,立刻往里面突击,不要耽搁时间,怎么疯狂怎么来。”
  “哇哈哈哈哈,是要把那个丑女人吸引回来对吧?我明白了,交给我们吧!”岩融本来就被这慢吞吞的进攻弄得有些没耐心,这得到了全力以赴的命令,立刻兴奋的开始揍人(误)进攻。
  怵的确在往放东西的房间走去。她又不傻,这个时间会来闯别墅只会有两个目的。一个是为了救走房间里的那两个小不点,还有一个就是冲着他们的这批货物。只不过救人的话一般不会选择这么大的动静,除非是声东击西,但她认为对方来抢东西的可能性更大。
  怵边走边小声的骂骂咧咧,她认为一定是狩或者是彤那边走露了风声,才吸引来了这一批人。果然男人都是靠不住的,这一次合作结束了,他们的关系也该结束了。
  大俱利正在安装最后一个炸弹,烛台切在他的附近进行防备。这次的行动本来就没有带太多的人,他们这边儿又是潜入行动。除了他们两人之外,只有一个人负责在外面接应他们。
  麻烦的是,怵身上至少带了三把枪,这是他们之前调查得出来的结论。至于具体数字,他们并不知道。因为这个数字一直只有下线,没有上线。据他们了解,最多的一次怵甚至在自己身上藏了整整十把大大小小的枪械。
  “小伽罗,还有多久才好?”
  “啧,别跟我说话。这个地方不太方便,至少还要一分钟。”
  “一分钟啊……”烛台切笑得有些勉强,“差不多要到这边来了吧?不知道能不能够拦得住。”
  这个时候的怵终于出现在了三日月的视线内,他连忙通知到:“光忠注意你们左边的通道,她大约还有十秒钟会出现在那里。十、九、八……”
  大俱利强行让自己忽视掉耳机中的声音专心安装,烛台切则举起了枪对准左边的拐角。在三日月数到零的同时,他猛的连续开枪向那边射击。一阵枪响烟雾过后,却发现那里并没有人。
  “果然有两个臭虫啊!”怵这个时候才从拐角露出身形来,她刚才在最后一秒钟的时候停在了那里,“长得还挺帅,只不过帅的男人都应该死。所以就请你们去死吧!”。说完,她从身上掏出两把枪对准了烛台切。

搞事情

占tag抱歉!
某要搞事情,搞个大事情!
有没有擅长画背景的亲?有没有有耐心画立绘的亲?某一个人的话工作量太大,不知道要折腾到哪年哪月去了,所以在此召唤合作者喵~
有意的亲评论一下某,某再解释详细的情况!

妈呀,刮画好难弄……
这是一个沉迷各种画画的写手(快码字去!)

【兼堀兼】【刀装问话】卡内桑你居然又迷路又不想堀川!

起因是准备放一队毕业的卡内桑完美的各种沟图,连某打了无数遍的6-2中永远沟不到的点也被他踩了。正好油豆腐之旅要做刀装,干脆就来了一次刀装问话——

        1)呐呐,卡内桑啊,你怎么老是沟呢?是不是不喜欢战场啊?

            绿(当然不是!)

        2)这样啊。那......你是不是迷路了?

            金(你、你怎么知道的?)

        3)某说,你迷路不会问问别人吗?

            绿(才不会。这种不帅气的事情怎么能告诉别人......)

        4)那好吧,咱们换一个问题。你喜欢国广吗?(跟着卡内桑叫的堀川国广)

            金(咳,那、那是当然的啊!)

        5)果然~那卡内桑你喜欢和国广一起出阵吗?

            银(一般般吧。)

        6)怎么?心疼他受伤?

            绿(不是,刀剑男士怎么能害怕受伤?)

        7)那就是吃醋咯?

            绿(也不是,我才不会做出这么不帅气的幼稚行为的!)

        8)(你本来就是巨婴啊)额,都不是的话......难道是因为他不和你二刀开房开眼?

            金(咳,是又怎样!)

        9)噗哈哈,你怎么这么可爱!不考虑跟他提一下吗?

            绿(不要!这怎么能说出口!)

      10)(笑的停不下来)最后一个问题,等国广出去修行的时候你会想他吗?

            绿(不会,我会等他变强以后回来!)



最后那个绿真的让某懵了,大概是那样理解的......吧?话说以后卡内桑就负责专业沟图好了,迷路什么的太可爱了!至于王点,还是交给兼厨和短刀天使们好了~正在考虑要不要跟堀川商量一下让他和他家卡内桑开开房......咳,开开眼中。

以后遇到刀装制作要求的话,再骚扰兼厨好了。毕竟某家满的金刀装不是很想拆...

【腐向】所以说上一代的事情很麻烦啊!(十七)

       设定详见前几节
       下节搞事情,再下一节更搞事情
    主cp:三日鹤、髭膝、明包(包丁)邪教
  ps:副cp会单独标出。
       (十六)

  本次cp:没有,连一句话都没有(绝望)
  ——
  彤后腰上的通讯器已经震动了三次了。
  这里是正式的宴会场合,理应是不能带任何通讯设备、录音录影设备的,彤的手机也确实交给了管家统一保管。只不过他实在不太放心怵那个女人,一旦出了什么事,这个女人只会让事情更糟,便留了这么一手。只是他没有想到,偏偏是在他脱不开身的时候有联系。
  “彤先生,不论这次我们能不能合作,我相信我们的友谊是会建立起来的。”鹤丸笑的真诚,身体有意无意的挡住了彤离开的路线。只要彤不不讲礼数直接将他推开,那么他就找不到机会离开。
  “哦,比起这个看起来就不靠谱的家伙,我们三条家会拿出足够的诚意给两位看的。不论是梦小姐还是两位的地位如何,也不管三位间的关系如何,只要能给我们三条带来利益,就是我们三条最重视的伙伴。”小狐丸嘴上嫌弃着鹤丸,行动上则和鹤丸打着配合,悄悄堵死了彤借用别人离开的机会。
  女人静静的看着,见彤给狩打了暗号,一直旁观的狩也加入了谈话。她弯弯嘴角,看来另一边已经进入正轨了。
  彤急着离开大厅去看消息,语气上也带上了强势。照理说应该因此会不耐烦,甚至生气的两人,却像是没察觉到一样接着“友好的交谈”着。狩在旁看着,恍惚间有点分不清是谁在攀附谁了。
  鹤丸也发现了有一些不对劲,他思索了一下,决定临时更改一下方案。
  该说他大胆呢,还是说他莽撞?他就没有考虑过万一另外两人没有配合上他的想法,那么他们将会整个垮掉。不过他的风格便是如此大胆,从他原来的行动中不难看出他经常有这种类似于赌博的行动。
  只见刚才还十分友善的鹤丸突然气势一变,变得自信而强势,之前的那耐心温和的样子全然不见。
  他转过身子,面向女人的方向说:“差不多了吧?到这种程度了,梦小姐应该能够得出答案了对吧?”
  女人微微一愣,随即不由的失笑。这还真是个大胆的家伙,不过这也是他的难缠所在。女人优雅地踱步而来,自然的走到鹤丸和小狐丸的中间:“嘛,差不多有答案了,委屈你们面对这个没有半点儿礼数的家伙了。不过我说,彤你好像一直以绅士自居,怎么表现的如此差劲?”
  “我如何不需要你评论。到是你,把我们当做检验的道具,你要怎么样?”彤现在没有心思跟女人接着耗下去,“如果能帮到你的话,那是我的荣幸。现在能否请三位让一下,我需要去趟洗手间。”
  “哦呀,彤先生这是生气了吗?还请放松,平静一下。我们之前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我是真的很希望和彤先生能有所合作。只不过这交谈的方式里,的确带了一些其他的目的,十分抱歉。”鹤丸纹丝不动,就是不放彤离开。
  小狐丸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了。他从女人背后暗地里拐了鹤丸一下,然后面上笑容不减,只是也同样变得更加强势起来:“我相信彤先生也感受到了我们三条派的诚意。不管这次咱们能不能达成合作,我希望这不会影响我们之后的关系。大家都是利益至上,也没什么好隐藏的。”
  彤着急的有些乱了方寸。通讯器已经又震动了两回,这肯定是怵那边出了什么处理不好事情。平常的智囊担当慌了手脚,倒是一直在旁边装不存在的狩发现了些许不对劲。
  “几位这是把我当成空气了吗?先给你们说,我和他的合作关系只是暂时的。和他达成了合作,可不等于和我达成了合作。还是说,两位大家大派对我这些小关系看不上?”狩站出来替掉了彤的位子,同时眼神示意彤赶紧走人。
  “怎么会呢?只是我们也不知道两位的关系是暂时的。”鹤丸赶紧笑脸相迎,不过三人都知道,狩这个时候站出来,那么彤是拦不住的了。
  女人估摸着也拖得差不多了。便转身走到另一边去,算是告诉他们计划结束:“随便你们吧,反正与谁合作我这里已经有答案了。这里不是谈正事儿的地方,咱们一会儿你看了再说。”
  话说着,女人悄悄将袖子里的按钮按下了第二次。

【腐向】所以说上一代的事情很麻烦啊!(十六)

      设定详见前几节
      写剧情的时候总是找不到cp
      某想搞个大事情……
   主cp:三日鹤、髭膝、明包(包丁)邪教
  ps:副cp会单独标出。
       (十五)

  本次cp:算是有三日鹤、爱萤爱吧?
  ——
  “J!”彤明显很是吃惊,“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人冷冷的勾起嘴角,语气似乎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你们两位能到这儿来,我就不能了?难道我们还不一样?啊,好像还真的不太一样。我是被髭切先生邀请过来的,你们似乎只是因为这一次是广开邀人才凑合着进来的吧?”
  永远不能指望黑内部有什么好语气,准确来说,他们对内部人员比对外人还要狠。彤被女人嫌弃的语气弄得有些不快,但也知道这是事实,他无法反驳。比起这个,他更在意的是女人说她自己是被邀请来的。
  “啊,你们还不知道吧,我刚刚和源氏的两位才结束合作。对了,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三条派的小狐丸先生,还有伊达派的鹤丸先生。后面则是石切丸先生和太鼓钟贞宗先生。”女人微微侧身介绍起来,“怎么说呢,我和他们两派中的一派会有个合作。只不过这个抉择有点儿难啊,要不你们帮帮我和另一位合作,这样我也就不用为难了。”
  女人说的真的很讨打,但也真的很诱人。狩和彤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不愿放弃。
  鹤丸这个时候站出来,语气带了些探听还有小心翼翼:“梦小姐,这两位是……”
  “啊,他们也是黑里面的人。”女人像是才想起介绍面前的人,“这个像猴子的代号‘狩’,他旁边那个衣冠禽兽是‘彤’。”
  “原来是狩先生和彤先生,幸会幸会。”鹤丸露出有点儿尴尬的笑容,连忙转移目标和狩跟彤问好。
  “狩先生,彤先生,在下小狐丸,希望我们之间能有合作。”小狐丸完美把握了一个让对手出丑后自己得利的形象。
  女人见已经初步联系上了,便悄悄地按下了藏在袖子中的一个按钮。
  另一边的烛台切接到信号,当即下达了行动的命令。
  只见今剑和岩融分别坐在一辆车上, 往别墅包裹而去。大俱利利用绳索从上空接近别墅,而烛台切则到外面打开了信号干扰的工具。
  “记住,我们这次的目标不是劫人,而是骚扰。”三日月的声音从耳机传入所有人的耳朵中,“要让怵以为我们是来劫财的。当然,如果真的发现了他们那批货物在哪里,我不介意真的带走一些。”
  “他们打算用那批货物替换掉来派这次交易中的物品。这些也是真货,不过是残次品。而来派这次的合作对象是那位出了名讨厌欺骗的国老,发现是假货明石不会给。但如果是真品,交易完后发现是残次品的后果,估计比直接失约还要恐怖。而且来派除了大出血以外,也不可能去白道上了。”
  “不管怎么样,这批货我们是不可能留在他们手上的。按最差劲的估计炸掉的话也太可惜了,能捞点儿就捞点儿。”
  今剑看着快到了的别墅,压住耳机无奈地说:“三日月这些我们都知道的啦,你今天是不是太吵了一点?”
  “哈哈哈,心情有点儿不好就不由自主的多说了一些,抱歉抱歉。”
  虽然除台切很想发作,但是由于已经到了目标地点,他只能选择忍下这口气等之后再算。
  今剑和岩融目标简单粗暴他们就是冲在前线,吸引怵的注意力的。真正实施调查、取物以及破坏的,是烛台切和大俱利这一组。
  当然,这是针对冲动易怒的怵的计划。如果守在这里的是狡猾多端的彤,四个人就要分开行动,实施另一套较为复杂的连环计了。
  三日月根据几个人身上的针孔摄像头,还有原来就装备在别墅各地的摄像头观察着所有人的行动。一旦有与之前计划不同的情况发生,他就会立刻在耳机中指出,并做出调整。
  大门口的动静很快惊动了正在看肥皂剧的怵,听到手下的人来报时怦然大怒:“你们都是饭桶吗?!怂什么怂,留一个联系那两个去吃喝的,其余人跟老娘出去把他们宰了!!!”
  慌慌张张的手下见到发怒的怵就更怂了,可是他又不敢反抗,只能拿上武器手脚发抖的跟着处又往外走。
  怵的咆哮像是一个信号,她成功通知门里面的两位人质“行动开始了”。爱染和萤丸交换了个眼神,两个人各找了支撑点艰难的站立了起来,开始小步小步往窗边挪。由于摔倒了重新站起来的时间更长,所以即使挪动的速度慢的让人暴躁,两个人也依旧没有加速以求一个“稳”字。

背景暴露习惯2333,某果然画不来背景

爷爷一脸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