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x渏2

那个跑来写小说的美术理科生又回来了,主产刀剑乱舞粮,可能会有阴阳师粮,看脑洞。

所以说上一代的事情很麻烦啊!(二十五)

       设定详见前几节

       主cp:三日鹤、髭膝、明包(包丁)邪教

       副cp会单独标出(真的有区别么?)

       要开学军训了,伤心

       (二十四)


  本次cp:并没有,嘤嘤嘤……

  ——

  烛台切按照女人所说的做了,并且将耳机向彤的方向掷了出去。彤警惕的望着他,手枪对着烛台切的方向随时准备射击。

  “你觉得你有多少几率能够在我的干预下计划成功?”女人的声音对彤他们说话的时候永远带着淡淡的嘲讽,“彤,聪明点,把这批货交给我,用那两个小孩去找来派要点好处。”

  “J!你不要太贪心!”彤明显很生气,这时候他并没有多想,只有对女人的愤怒。

  “哼哼哼~”女人的轻笑那么讽刺,“有能力者,谁不贪心?本来不想抢你们的活的,可惜这找上门来的生意我也不愿意放过啊~好歹我也给你们送来了个小不点,也不算完全的偷抢吧?而且你应该收到消息了,源氏的两位觉得合作还算愉快,答应帮我这一次啊~”

  彤气的牙痒痒,他的佣兵队有一半都折在了源氏的手底下,现在赶到场的比他预估的少了太多。

  狩和怵这个时候从后面赶上来了。狩走的前门,收拾掉了一批应该是接应的杂兵,可是等了半天没有见着主角。觉得有些不对劲的他让手下守住那里,自己进别墅找到怵和她一起赶到了彤的位置。

  “看来人齐了呀。”女人通过监视器看到来人,轻巧的语气刺激着三人的神经,“嗯……你们真的不让出来么?我这边还有助力的,而且只要有三个及以上的26位者同意,就可以将普通成员永久逐出去。当家这里对实力者的权限还是很多的,不过你们好像不知道。果然,是实力不够呢。”

  26位者……

  这是黑的成员共同的目标,他们的特权像是炫耀般张贴在每一个黑的分部。很少会有成员将其看完,因为看的越多火气也就越大,最后都在半途愤愤不平的停止了阅读。

  怵对女人的恨意直线生长着,她找不到人干脆一齐加在了面前的猎物上。歇斯底里的咆哮一声,她双手举枪,直接瞄准中心的二人。

  碰碰!

  女人干脆的收枪躲到了掩体后面,怵中枪的惨叫在她这里都可以听到。

  让三日月接通她的通讯器之后,她就从车里离开赶往了刚才测算好的大楼。废话很多,激怒对方的话其实有时候更能够拖时间,总有人听着不爽的话语反而比正常的交谈更有耐心。虽然最后爆发的也更突然和恐怖,但是已经没有让她爆发的机会了。

  可以算计但不可以直接杀死,碍于这个规矩,女人只是击中了怵的肩膀和手臂,没有直接的夺取她的性命。不过化解危机同时废掉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做人,还是不要那么着急比较好。这附近除了我,还有三个狙击手。我可不能够保证他们的技术够好,不会射偏了直接让你们毙命。话说回来,彤你好像一直嫌弃狙击手吧?怎么,现在的感觉如何?”

  “J……”彤像是从嗓子缝里挤出来的这个发音,他双眼赤红,盯着刚才出枪的地方试图用眼神杀死人。可惜,他没有这个方便的能力。

  女人笑眯眯的切了内线,她安排的狙击手们同时开枪射倒了三个对方的手下。

  事实在眼前,怵和狩也知道他们除了能留下面前两位的命就什么也做不了。可是如果他们真的动手,那么对方的反应绝对会让他们元气大伤,估计到时候连勒索明石的实力都没有了。

  “东西……给你们。不过你们得自己想办法拿。”彤的心在滴血,他费劲心思准备的东西只能这么拱手让人。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绝对会很安全的拿走这批货的。那么,烛台切和大俱利,你们两个先出来吧。在彤身后的巷子里,有人等着你们。不过你们这次的表现让我有点失望啊……”

  烛台切和大俱利重新拿起货物,在无数杀人的眼光中走过了彤的身边往后走去。在走到所说拐角的时候,彤突然回过身疯狂开枪,可是他没开两枪手腕就被狙击枪给击中了。

  “不听话的孩子是要受到惩罚的。”女人的冷笑从地上的通讯器里传出来。

  到此为止,一片混乱的第一部分总算完成了。


【腐向】所以说上一代的事情很麻烦啊!(二十四)

       设定详见前几节

       主cp三日鹤、髭膝、明包(包丁)邪教

       副cp会单独标出(真的有区别么?)
   
      两位监护人的战争(误)

     (二十三)

  本次cp:明包(包丁)邪教
  ——
  明石洗完澡出来,看着本来已经哄好的小家伙又是眼泪汪汪的样子,刚好一些的头又隐隐作痛。他坐到床上把包丁抱到怀里给他擦着眼泪:“嘚,这次又怎么了?”
  包丁抽泣着埋首到明石的怀里,闷闷的说:“我过来、我过来一期尼他、他还不知道……”
  “啊啊,这件事啊。”明石揉揉他的脑袋,“我早就猜到了,你这小家伙成天‘居心不良’的往我这边跑,一期那家伙肯定不知道的。你这次跑过来,电话肯定也没有打,还在我这里过了一夜。就算没什么一期也会追过来的,再发现这个情况肯定会直接暴走的……”
  “呜啊啊啊啊啊——别、别说了!不行的话……我可以装作什么都没……”包丁吓的捂住明石的嘴不敢再听,脑海里已经浮现出一期微笑着冒着黑气向他走来的样子。
 明石嘴角微微上翘,不过包丁被自己的手挡住没有看见。包丁眼睛都哭红了,脸蛋被自己的幻想吓的惨白,嘴唇也在微微发抖。明石没想到一期一振对于小不点来说这么恐怖,他印象中一期对弟弟们都是非常温柔的,就算有严肃要求的地方也算不上恐怖。他拍一拍包丁的背让对方平静下来,低头用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温柔说:“放心吧,我说了会负责就一定会负责。明明是你这个机灵鬼算计的我,却要我来负责啊……嘛,谁叫我真的栽了呢?”
  “真、真的吗?”
  “是是是,比钻石还真。”
  “我不喜欢钻石,我喜欢糖果。”
  “那就比糖果真,行了吧?”
  “嘻嘻嘻,糖果假的话就不能吃了。”
  终于把人逗笑了,明石把哭累了的人儿放到床上,盖好被子让他再睡一会儿。包丁确实没有多少体力了,乖巧的点头闭上眼睛没几分钟就睡了过去。
  明石确定人是真的睡着了,一脸柔和不再,皱着眉头开始穿衣。
  这个算计了他结果把自己赔了的小家伙他是收下了,但是如何面对一期一振确实是一个麻烦的问题。明石取出一套十分正式的西装慢条斯理的穿好,以他对那个人的了解,接下来绝对是一场硬仗。
  还有就是,希望他那边能有萤丸和爱染的消息。
  
  惨了。
  烛台切光忠现在心里只有这一个想法,一旁的大俱利因为手臂的伤有些拿不稳枪,现在射击很容易失去准头。
  谁也没有想到彤会从这个方向回来,并已经解决掉接应的人员在这里等着他们了。四周没有看到狩的身影,想来应该是分成了两路行动。
  三日月紧急联络起周围的人员,重新铺开地图配合着监视器寻找新的出路。鹤丸那边看不到实际的情况,只能通过地图还有对别墅的记忆想办法,只能期望烛台切他们能撑到那个时候。
  “我说是谁,”彤带着六个特种兵堵住了前方的道路,“伊达组的各位动作够快啊,才达成合作就行动了。”
  烛台切一瞬间有些莫名其妙,多亏他经历过那么多次鹤丸的“突发状况”,瞬间得出了标准回答:“我们对鹤丸可是很有自信的,怎么会输给那只狐狸?既然结局已定,为何不趁着大好时机提前动手呢?”
  彤冷笑一声,手一挥就有两个特种兵从两边绕到了烛台切两人的背后,彻底封住了他们的退路。
  “真是感人的兄弟情,可惜在我们黑不需要这种东西。如此信任对方,什么时候被坑了都不知道,这样实在太不划算。不过现在的问题不是这个,两位手上的东西,可否给我一个交代呢?”彤自己手上也拿着一把手枪,他轻轻的颠了颠,看着烛台切放在脚边的箱子。
  烛台切反应性的挡了一下箱子,随即突然想起来这个货物本就是他们的,现在在这里跟他们闲扯估计就是怕损坏了这里面的东西。有了底气,烛台切张口反驳……失败。
  “三日月,让我的声音接入总台。”
  一阵杂音过后,女人的声音打断了烛台切要开口的话:“烛台切,将耳机取了,后面有个凹下去的地方,那是扩音,麻烦你放一下。”
  

不务正业系列,突然yys😂
这是某在《问:当一个腐女跑进寮里会怎么样?》
里的设定,12p正片,后面还有原来手画的,因为没有材料导致各种崩的其他式神阴阳师们。

占tag抱歉
Flag在第二p,等产粮~(滑稽)
@君曰
补充:在小号更的她 @百鬼夔
ps:谁叫你红阿尼甲,换了游戏还是这样

【腐向】所以说上一代的事情很麻烦啊!(二十三)

       设定详见前几节

       主cp三日鹤、髭膝、明包(包丁)邪教

       副cp会单独标出(真的有区别么?)

       让我们为明石默哀

       (二十二)


  本次cp:明包邪教(来入教啊!)

  ——

  岩融和今剑带着三箱货物在雨中跑动着,仓库这里离他们这组本来的撤离地点远了许多,临时起意过来帮忙的他们已经错过了商定好的撤离时间。他们只能希望那里没有被发现,抓紧时间赶过去。

  跑到一个转角出,突然冲出来两个穿着夹克带着墨镜的家伙拦住了他们。岩融一个急刹车,跟在他身后的今剑差点撞到他的身上,心有余悸的喘一口气然后防备的盯着前面的人。今剑把箱子放到地上,从背后摸出来了他随身的特制迷你手枪。

  没想到的是,对方主动举起双手示弱,今剑和岩融对视一眼,反而更加防备了。

  来人表示完他们的态度,也不管他们的反应直接开口说:“那个,我们是根据老……梦小姐的安排来帮助你们撤离的,请两位跟着我们往这边走。”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们?”今剑防备的姿势不变,问到。

  “这个……”说话的夹克男子挠挠脑袋,显然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今剑眼睛眯了起来,手指上渐渐用力,就在要扣下扳机的那一刹那耳机里传来女人的声音:“岩融今剑,跟他们去。”

  “小梦?!”

  今剑扳机上的手指松掉了,他按着耳机惊讶不已。当初为了防止截断信号,也是为了避免指挥混乱,他们行动方只跟三日月那边的总控台建立了联系,如果连入或者被截断总控台都能够知晓。之前女人确实是通过三日月那边进行的指挥,现在为什么会突然单独接入他们?

  “事情有点复杂。”女人的声音有些着急,“你们原定的撤离点被彤的特种队发现了,现在那边是去不了的。至于这些人,他们是我的人,你们两个先别暴露我的事,跟着他们先离开!”

  “喂?喂喂喂?”之后女人的声音突然断掉了,今剑按着通讯按钮半天没有回应。岩融也听到了刚才的话语,两人再次对望一眼,重新抱起箱子跟着那两个人跑向了另一个方向。

  三日月没注意到今剑那边短暂的断联,他还在全神贯注的指挥着烛台切两人撤离,大雨阻挡了他的视线,也阻挡了追击中的人的视线。两个人中途三次遭遇战,两次有惊无险的逃掉了,最后一次是大俱利与对方拼枪胜利才脱身的。大俱利大腿上被添上了新的擦弹伤,而对方是直接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快到了,转过前面那个弯就有人接应你们了。”三日月看着他所能看到的最后一个监视器松了一口气,这个时候才接通另外一边,“今剑你们那边情况怎么样?”

  “……没问题哦,三日月。”今剑迟疑了一下还是没有出卖女人,“只是撤离点被发现了,我们正从另外一边试着离开。”

  “我看不到你们,你们自己小心,有什么联系我。”

  “好的。”

  宴会大厅,一期一振实在不在状态,在第n次被“好心的”姑娘用关心的劝休息的话题搭讪后,他终于准备离开了。

  找遍会场也没有看到宴会的主人,一期一振有些疑惑的同时也有些预感,他正在思考是白道还是黑道上的问题的时候,髭膝二人又重新出现在了会场。

  “呀呀,一期先生是要走了吗?”髭切关切的看着一期一振,“一期先生的脸色很不好啊,要注意多休息,别太累了。这次宴会只是一个庆祝,不用那么正式,一期先生要离开请自便。”

  “十分抱歉,一期一振在这里请离了。”一期一振向髭切行了个礼,然后和膝丸点头致意,转身直奔大厅之外。然而他的目标不是粟田口,而是来派的方向。

  明石好不容易哄好了眼泪汪汪的小包丁,又被缠着帮他洗了个澡,自己顺便也准备重新清洗一道。

  包丁套上因早有预谋而准备的睡衣趴在明石的床上,抱着被子一阵阵傻笑,下身的不适被他选择性忘记。听着浴室里的水声,他感觉到无比的满足。

  “如果有糖果就更好了啊……”包丁觉得这么美好的时候还差点东西,可是现在又刷了牙,“一期尼的话绝对不会准我吃的……啊…………啊!一期尼,一期尼那边该怎么办啊!”(某:感情小包丁你一直把一期忘了。  包:QAQ  生气的一期尼好恐怖的,谁来救救我)


【腐向】所以说上一代的事情很麻烦啊!(二十二)

      设定详见前几节

       主cp三日鹤、髭膝、明包(包丁)邪教

       副cp会单独标出(真的有区别么?)

       中间成功和预想跑偏,就这么接着写下去了。

       其实鹤本来出场要早一点的说

      (二十一)

  本次cp:几句三日鹤

  ——

  “说话说一半,演戏演全套。髭切啊髭切,抱歉了。源氏这么大的助力摆在这里,我怎么可能不用呢?”女人并没有走多远就停下了车,她慢悠悠的点开通讯器,联系上了三日月:“喂喂,听的到吗?”

  “听的很清楚,小梦。”

  “嘛,那批佣兵不用担心了,源氏帮我们拦了下来。你们那边呢?可还顺利?”

  三日月看着显示器里焦急的情况,只能发出一声苦笑:“烛台切他们和怵僵持住了,现在可不算好。”

  “啧,看来那女人还是不笨。”女人回是想了一下具体的安排,大致猜到了哪里出了问题,“怵对热武器的研究比你们想象的深,她在拖延时间,你们要等到她自己走到爆炸范围几乎不可能。通知烛台切准备爆炸,仓库里有什么拿什么,拿不走的就弄乱。还有,让他们通知两个小不点复位,彤回去的第一时间绝对是去看他们两个。”

  “明白。”

  女人切断连线,打开周围的地图思考着下一步的行动。有一点她和鹤丸挺像的,那就是临场发挥的随机性和果断性。能把所有步骤算准是最好的,当有某个地方出了差错的时候,干脆让后面整个不一样好了。

  埋伏在别墅附近的人差不多要开始行动了,刚才宴会上的表演也可以作为-一个新的素材进行延伸。适当的暴露可以干扰对方的思路,稍加引导向想要的方向是最佳的效果。当大太阳照耀着大地的时候,响起的阵阵雷声预告着几分钟后的暴雨来袭,总是出乎人的意料不是吗?

  (真实环境,总感觉大太阳=烧烤,雷声=吃,暴雨=吃完洗碗。)

  大雨来的猝不及防。

  烛台切在第一滴雨落在眼前的时候按下了爆破键,刚比完暗号的大俱利差一点没有反应过来,急急忙忙提着枪趁着爆炸后的烟雾冲进了仓库。烛台切藏在箱子后面,对面窗户突然被砸开,岩融爽朗的笑容出现在他们眼前:“哇哈哈哈哈哈哈,三日月让我们撤离,可是今剑说光凭你们两个估计带不走什么东西,我们就来帮忙啦!”

  “真是的……多谢了。”烛台切将手放在额前往外一挥,“你们先走,我们两个殿后。”

  岩融顺手捞起窗边的两个箱子往肩上一抗:“哇哈哈,这两箱我就收下了!”

  “嘻嘻,我也拿一箱吧~烛台切你们要快点追上来哦~”今剑从窗户冒了头,略艰难的将一个木箱取出来,抱着就往外跑。

  烛台切给他们比一个ok的姿势,突然感觉后脑勺被打了一下。转头看去,大俱利端着枪对着门口:“喂,她进来了。”

  怵被爆炸迷了眼睛,接下来就是暴雨淋下混着灰尘弄脏了她一身。她闭着眼睛一阵乱冲到了一个避雨的地方,折腾眼睛的时候隐约听见仓库那边传来笑声,可惜雨点较大,打在地上的声音太响,她也不能确定是不是真的。最好的办法是亲眼确定,怵感觉眼睛能勉强睁开了,连忙穿过雨幕跑进了仓库。

  “烛台切,你们注意,将房间弄乱之后就赶紧离开。”

  “ok,三日月,你帮我们看一下那里动比较好。虽说是要弄乱,可是因此将东西弄坏了可就不帅气了。”

  “好,我看看......”

  “咔沙——小光,注意你们左边第二高的箱子堆,应该可以抽掉下方中间的两个箱子造成平衡不稳,向前面划过去。”

  “鹤?!”

  “呦,三日月,吓到了吗?”鹤丸的声音确确实实传入了众人的耳朵,“一会儿再给你们解释,小光先照做。”

  烛台切反应过来还在找鹤丸说的是哪一个箱子堆,发现大俱利已经在那里了。“喂,抽掉中间两个就可以了吧?”

  “哦,小伽罗干得漂亮,就是那里!”

  大俱利自动忽略耳机里继续的声音,听到“哦”的一声就知道他找对了位置,拉住其中一个箱子猛地向后一扯,果然将箱子给拖了出来。他抬头望去,箱子堆有些摇晃却并没有倒塌,大俱利果断的将另一个箱子也拖了出来。这下箱子堆终于保持不了平衡,全部向前滑去砸在了地上。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箱子,还有从箱子里滚落出来的,被报纸包裹住的货物将过道堵得严严实实。

  “你们做了什么!!!”怵的咆哮声夹杂在物体的撞击声中,她不敢在这里乱开枪,只能迈开短腿往没有堵住的另一头跑去。

  “三日月,我这里只能看到仓库和门口,中间的指挥就继续摆脱你了。”

  “明白,鹤放心吧,我会将完好的烛台切和大俱利给你带回来的。”

今天婶婶回本丸了没有(二十一·下)

        ○多cp,写到哪个算哪个

        ○日常向(可能)

  ○这个婶婶比刀还强(的多)注意

  ○本丸有病,经常ooc注意

  ○日常娱乐向,画风不定,但基本是糖  

       ○发现好久没更这个

       ○ (二十一·上)

——

  婶婶这次回来的时间亦是不多了,不过她总算能够给刀刀们一个确切的消息:“大概要等到一批家伙过来,我给他们安排好驻地的时候,我就能正常待在本丸里了。需要等多久不知道,但是可以确定呢~”

  都说咸鱼就是咸鱼的命,婶婶从来都是能咸就咸,但是她的麻烦体质和闲不下来的心思让她一直忙的像个陀螺。比如说现在吧,本来只是饭后散个步,看到地上挖了一半的坑她又开始动歪脑筋了。

  是帮鹤把坑挖完了,还是以防万一把它填了,或是告诉爷爷这件事呢?

  帮鹤把坑挖好藏好,可以拉一波姥爷的好感度,然后让他成功的被刃追杀。以防万一把它填了,除了让鹤丸的这一次恶作剧以失败告终,就没有任何作用了,这么想来总感觉有点不划算。那告诉爷爷呢?那个平安京老爷子估计会想方设法的吸引鹤丸的注意力,总感觉他能做出自投罗网的这种事。

  啊,自投罗网……

  (某:你就不能好好散步消停一会儿?   婶:我也想啊,但是让我无视这个坑真的做不到啊!)

  在这里想着想着就忘了时间,等婶婶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已经快要到了离开的最后时限了。急急忙忙的找到三日月,粗略的将她的想法给他一说,然后像一阵风一样的跑走,从本丸里消失了。

  三日月眼前已经没有人影,他慢半拍才消化掉婶婶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给他留下的信息。本能的咽一口口水,三日月自言自语道:“小姑娘还真是风风火火的性子啊……”

  不过刚刚婶婶给他留下的提议,他还是有听进去的。关于鹤丸,三日月现在就像缺水的海绵,而关于鹤丸的一切就像是那清澈的水。哪怕只微弱的一点点,海绵也会本能地将它吸收的干干净净,并且不断地渴求着新的水源。(某:爷爷你痴汉了啊喂!)

  “哟,看来没有让人发现啊。”吃饱喝足的鹤丸窜到自己的陷阱处。嗯,一切正常。

  说起来,他挖坑还是看到别的本丸里的自己这么做才想学着的。也许在别人眼里是常态了,对于他来说还是第一次这么干,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呢?不过这种事尝试一次就行了,如果一直用这种手法坑人,那会很无趣的呀。

  “差不多就这么深了吧?再深的话很容易就摔伤了。”鹤丸抬头看了看比自己高一点的坑,觉得差不多了,而且自己挖的满身大汗也该休息休息了。

  “哈哈哈,是吗?鹤还真是贴心啊,这个高度的话就算是爷爷我掉下来也不会出太大的事呢。”

  “呜哇!”鹤丸吓得铲子差点没拿住,“三、三日月!你怎么会在这里啊?”

  蓝色的付丧神兜着手立在鹤丸的身后,他笑笑取出来一张手绢,自然的给白色付丧神擦着脸上的灰:“嘛,看到路上有个坑就凑过来看看,便看到河你了呀。不过,会有这么大一个坑,真的不会被人注意到吗?”

  被这样问,鹤丸的注意力也转移到了这个问题上。是啊,现在又不是什么深夜无人的时段,这么大一个坑,在这里这么久了真的没人注意到吗?

  “啊啊,居然忽略掉了这一点啊,真失败……不过这个坑我真的挖了好久啊,总感觉这么填回去了不太甘心。”鹤丸脑袋靠在土壁上,有些丧气。三日月笑眯眯的不说话,自己爬了出去又把鹤丸拉了上来。眼见着有个人真的要放弃恶作剧开始填坑,他突然开口联系道:“我说鹤哟,为什么不想想这个坑能不能派上别的用场呢?主君好像说过我们可以自己建一些美化本玩的东西,那不如和我一起把这里做成一个水塘如何?如果真的能够做成一个非常漂亮的水塘的话,那也算是一种另类的惊吓吧?”

今天被散人翻牌了,开心😁

【腐向】所以说上一代的事情很麻烦啊!(二十一)

       设定详见前几节

       主cp三日鹤、髭膝、明包(包丁)邪教

       副cp会单独标出(真的有区别么?)

       手机坏了一级心疼...某的图啊啊啊!

       http://lingx2188.lofter.com/post/1f32a132_eec63b40 (二十)


  本次cp:少量髭膝

  ——

  女人出门比彤和狩晚了一些,她就算抄近路也没有赶上那两人。不过她也不用赶上就是了,因为她的目标,那批佣兵和她撞上了。

  彤果然还是没有忍住的通知了佣兵,女人估算着时间,三日月他们大概还有十五分钟的时间行动。当然,这是在这批各式各样却能力高强的佣兵还没有赶过去的前提下。

  佣兵大概有十五人,女人自己最多拖住四个人,五个有些勉强但可以尝试。她手下的人有三批,一批人在别墅附近随时准备帮助三日月他们,还有一批在另外的地方办事,只有一批处于可调动的状态。不过她没想到自己会和这批佣兵不期而遇,要他们赶过来还需要些时间。

  “啊啊——净是些麻烦玩意。”女人换下了碍事的高跟鞋和繁复的礼裙,干脆利落的黑色紧身衣配上仿军靴,头发也扎了起来。她绕到前面的一栋废弃大楼,跑到楼顶观察着不远处向别墅包抄而去的佣兵,架起藏在这里的狙击枪对准了下方。

  狙击枪的红点会引起注意,女人做了一个很大胆的动作,她将瞄准挡住,只凭自己的经验进行击打。

  “碰!”

  轮胎被击破的动静惊动了所有的佣兵,他们停下车,一个虎背熊腰看起来像是领头人的大汉让人分成两批,一批接着往前,一批留在这里寻找击爆轮胎的家伙。

  女人啧一声,本不想惊动别墅那边自己处理的,可惜现在心有余力不足。她又随意的往那个方向开了一枪,不管击中了哪里,她离开边缘藏到了掩体后面。正想拿出通讯器通知三日月,却听到了好几声枪响。女人一脸惊诧的转过身往佣兵那边看去,发现他们已经和另一批人对峙起来,在车阵中间枪战肉搏随机上演。

  正在疑惑这是怎么回事的女人突然发觉了什么,她猛地将枪对准了楼梯口的位置,看清了来人才松一口气,换上了无奈而感谢的表情:“这可真是吓我一跳。话说宴会的主人就这么离开了真的好吗?”

  “嘛嘛,这种小事就不用在意了。我猜到小梦要做什么事,实在好奇就跟过来了,能帮上忙就是最好的了。”髭切慢悠悠地走过来,身后还跟着一脸不放心的膝丸。

  也许是嫌赶路热了,髭切解开外套的扣子将外套脱掉搭在手臂上,他看着女人说:“小梦的身份越来越让人看不清了啊。”

  女人毫不回避的笑笑,她大大咧咧的将狙击枪放到旁边,人曲起一条腿坐在地上,背后靠着掩体:“放心,两位很快就会知道的。跟我合作,绝对不会吃亏就是了。”

  “这倒是事实。”髭切坐到女人对面,在膝丸心疼裤子和人的时候,把人拉下来坐到自己旁边,“我去调查了一下小梦过去的事迹呢。怎么说呢,只要有你的影子,就绝对会成功,我都想把你和源氏绑定了。”

  “啊呀啊呀,髭切先生过誉了。”女人笑眯眯的回到。这个时候她的通讯器响了,她低头看一眼屏幕,然后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灰向源氏二人告辞:“这次多谢了,我会记得的。我的人来了,跑走的那几个就不用源氏帮忙了,两位还是回到宴会上比较好。那么,我先走了。”

  髭切看着女人下楼,他抓起自家弟弟的手开始把玩,同时问道:“讲究丸,你说小梦真的完全没有准备吗?”

  膝丸的注意力又在手上了,他一个走神有些慌乱的回答说:“可能吧?但我觉得有些不像。”

  髭切得了答案,若有所思的站起来。他走到边缘往下看,不远处的争斗已经停了下来,女人正好走出大楼,她回过身来向髭切的方向摆了摆枪,走到自己的车的位置上车离开了。

  “小梦还真是一个神奇的人呢。”髭切最后感叹到,“那么,走神丸,我们该回去了哟。”

  “是膝丸啦,阿尼甲。”

  别墅后方的花园里,怵离爆破范围只剩下一米,可是她再次停下来不动了。

  花台和铁箱再度经历了子弹的洗礼,烛台切和大俱利已经和怵耗费了太多的时间。吸引不了怵的注意,今剑和岩融已经准备撤离了,再拖下去彤和狩就要赶回来了。

  三日月在远处也是着急,烛台切那边本来就不方便撤离,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最多在僵持三分钟,不管怵到没到位都要引爆炸药从仓库的另一头撤离,否则整件事情都会变得十分麻烦。


【腐向】所以说上一代的事情很麻烦啊!(二十)

       设定详见前几节
       主cp:三日鹤、髭膝、明包(包丁)邪教
       副cp会单独标出(真的有区别么?)
       想养狗养猫,而无法实现……
       (十九)


  本次cp:嗯…又没有
  ——
  烛台切心脏还在扑通扑通跳,刚才实在是太凶险。
  怵掏枪的动作太过麻利,那一瞬间他的全身血液都快要暂停,大脑缺氧,一切的行动全靠身体的本能。若不是怵的准头偏了那么一点点,击中的就不是他的手臂而是那颗跳动着的生命源头了。
  大俱利在子弹打在他脚边的时候都纹丝不动,手指加速做好了最后一步。在烛台切受伤闷哼的时候,他一个窜步离开原位,顺便拉着烛台切躲到了一个箱子背后。
  用枪还是大俱利擅长一点,他将炸药的控制器和烛台切手机的枪进行了交换,然后主动联系了三日月:“帮我确定一下攻击方法。”
  三日月让今剑岩融自由发挥,他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大俱利这边。怵刚好在一个人摄像头的边缘,动作细节看不清,但大致猜出来她在做什么。三日月的视线在这一片区的监控中来回扫过,他按下通话键说:“她在换更顺手的枪,你们小心一点。烛台切你随时准备按下按钮,最好能把她给波及到。大俱利你往左后方看,那里有一个花台可以当做掩体,从那边可以看到上面的房间,爱染和萤丸已经就位了。”
  “明白/知道了。”
  大俱利顺着三日月说的方向看过去,不远处确实有一个花台。他估算了一下,动作干脆一些的话,完全可以在不被击中的情况下躲过去。
  怵已经将想要的枪掏出来了,她举着枪小心翼翼地往这边走动。不能等到她走近了,大俱利思考一下选择直接行动。
  一个箭步,大俱利如同一只为了逃命而在水中猛的加速的银梭鱼,直直的窜到了花台后面。子弹如捕食者的尖牙利齿,擦着大俱利的身体过去,却终究只咬到了一嘴的空水,灵敏的猎物已经躲到了坚硬的珊瑚礁里面。
  “哼!狡猾的两个兔崽子,怎么不出来了?不是很厉害吗?出来跟老娘正面干啊!像个废物一样躲躲藏藏,谁给你们的信心来闯这里?滚出来啊!”怵骂骂咧咧,发泄似得往两人藏身的地方开了两枪。子弹打在铁皮和瓷砖上的声音有些刺耳,烛台切全神贯注的注意着怵的位置,大俱利则抬起头往别墅上方看去,很容易就找到了立在窗边的爱染和萤丸。
  两个小家伙看起来还蛮精神,大俱利和爱染对上视线,两人互相点点头算是正式接上头。
  在能自由行动的情况下,爱染和萤丸将移动到窗边进行辅助。若不能自由行动,爱染和萤丸想方设法弄出动静吸引注意,同时作为对于自己位置的一种通知。
  由于萤丸一直被困,行动暗号将就的是萤丸和爱染间的惯用方式。由爱染教给鹤丸三日月,他们两人在分别教给其他人员的方式学会。
  大俱利看不到怵的位置,他用手势向上方的两人询问,看到爱染动了动身子。心里有了估量,他确认一遍枪的子弹已经上膛,眼神顿时就不一样了。
  探身、出枪、侧身、收回。大俱利的动作一气呵成,接连的枪响后,一声惨叫从身后响起。他伸手摸了摸被子弹擦伤的脸庞,嘴角翘起一个不明显的弧度。
  脸上的表情一瞬间回归冷厉,大俱利再次向楼上询问,这次得到的回答是萤丸的晃动。他“啧”一声,刚才那枪打的不够准吗?
  烛台切看不到大俱利的行动,他只看得到楼上回答时支出来的不同代表色。之前的突然且短暂枪战实在挑战他的心脏,他着急的想知道大俱利又问了什么,可是他什么也看不到。正想通过联络器问,就听到三日月的声音:“大俱利,你三秒后再开一次枪,不过这次要故意打偏一点。那个女人有疑心了,正在到处张望找什么,我怕她会注意到爱染他们。”
  “好。”
  “三、二、一,射!”
  再次出枪,这次大俱利和怵都没有射中对方。大俱利是故意往左偏了一点点,而怵是因为右肩受了伤,失了准头罢了。
  “烛台切注意,她开始向前移动了,随时准备爆破。”
  “知道了。”
  烛台切将注意力移回怵的身上。他这里有一条缝可以让他看到外面的情景,位置刚好在爆破范围内。外面怵还在喋喋不休的骂着人,似乎这样就能让敌人主动出现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