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x渏2

那个跑来写小说的美术理科生又回来了,主产刀剑乱舞粮,可能会有阴阳师粮,看脑洞。

【腐向】所以说上一代的事情很麻烦啊!(二十三)

       设定详见前几节

       主cp三日鹤、髭膝、明包(包丁)邪教

       副cp会单独标出(真的有区别么?)

       让我们为明石默哀

       (二十二)


  本次cp:明包邪教(来入教啊!)

  ——

  岩融和今剑带着三箱货物在雨中跑动着,仓库这里离他们这组本来的撤离地点远了许多,临时起意过来帮忙的他们已经错过了商定好的撤离时间。他们只能希望那里没有被发现,抓紧时间赶过去。

  跑到一个转角出,突然冲出来两个穿着夹克带着墨镜的家伙拦住了他们。岩融一个急刹车,跟在他身后的今剑差点撞到他的身上,心有余悸的喘一口气然后防备的盯着前面的人。今剑把箱子放到地上,从背后摸出来了他随身的特制迷你手枪。

  没想到的是,对方主动举起双手示弱,今剑和岩融对视一眼,反而更加防备了。

  来人表示完他们的态度,也不管他们的反应直接开口说:“那个,我们是根据老……梦小姐的安排来帮助你们撤离的,请两位跟着我们往这边走。”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们?”今剑防备的姿势不变,问到。

  “这个……”说话的夹克男子挠挠脑袋,显然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今剑眼睛眯了起来,手指上渐渐用力,就在要扣下扳机的那一刹那耳机里传来女人的声音:“岩融今剑,跟他们去。”

  “小梦?!”

  今剑扳机上的手指松掉了,他按着耳机惊讶不已。当初为了防止截断信号,也是为了避免指挥混乱,他们行动方只跟三日月那边的总控台建立了联系,如果连入或者被截断总控台都能够知晓。之前女人确实是通过三日月那边进行的指挥,现在为什么会突然单独接入他们?

  “事情有点复杂。”女人的声音有些着急,“你们原定的撤离点被彤的特种队发现了,现在那边是去不了的。至于这些人,他们是我的人,你们两个先别暴露我的事,跟着他们先离开!”

  “喂?喂喂喂?”之后女人的声音突然断掉了,今剑按着通讯按钮半天没有回应。岩融也听到了刚才的话语,两人再次对望一眼,重新抱起箱子跟着那两个人跑向了另一个方向。

  三日月没注意到今剑那边短暂的断联,他还在全神贯注的指挥着烛台切两人撤离,大雨阻挡了他的视线,也阻挡了追击中的人的视线。两个人中途三次遭遇战,两次有惊无险的逃掉了,最后一次是大俱利与对方拼枪胜利才脱身的。大俱利大腿上被添上了新的擦弹伤,而对方是直接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快到了,转过前面那个弯就有人接应你们了。”三日月看着他所能看到的最后一个监视器松了一口气,这个时候才接通另外一边,“今剑你们那边情况怎么样?”

  “……没问题哦,三日月。”今剑迟疑了一下还是没有出卖女人,“只是撤离点被发现了,我们正从另外一边试着离开。”

  “我看不到你们,你们自己小心,有什么联系我。”

  “好的。”

  宴会大厅,一期一振实在不在状态,在第n次被“好心的”姑娘用关心的劝休息的话题搭讪后,他终于准备离开了。

  找遍会场也没有看到宴会的主人,一期一振有些疑惑的同时也有些预感,他正在思考是白道还是黑道上的问题的时候,髭膝二人又重新出现在了会场。

  “呀呀,一期先生是要走了吗?”髭切关切的看着一期一振,“一期先生的脸色很不好啊,要注意多休息,别太累了。这次宴会只是一个庆祝,不用那么正式,一期先生要离开请自便。”

  “十分抱歉,一期一振在这里请离了。”一期一振向髭切行了个礼,然后和膝丸点头致意,转身直奔大厅之外。然而他的目标不是粟田口,而是来派的方向。

  明石好不容易哄好了眼泪汪汪的小包丁,又被缠着帮他洗了个澡,自己顺便也准备重新清洗一道。

  包丁套上因早有预谋而准备的睡衣趴在明石的床上,抱着被子一阵阵傻笑,下身的不适被他选择性忘记。听着浴室里的水声,他感觉到无比的满足。

  “如果有糖果就更好了啊……”包丁觉得这么美好的时候还差点东西,可是现在又刷了牙,“一期尼的话绝对不会准我吃的……啊…………啊!一期尼,一期尼那边该怎么办啊!”(某:感情小包丁你一直把一期忘了。  包:QAQ  生气的一期尼好恐怖的,谁来救救我)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