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x渏2

那个跑来写小说的美术理科生又回来了,主产刀剑乱舞粮,可能会有阴阳师粮,看脑洞。

【腐向】今天婶婶回本丸了没有?(十四)

         ○这是上一个号的坑,想了想还是放过来接着填。可能有亲已经看过了一部分。cp较多就没有依次挂tag,出现哪个算哪个,请注意避雷。

       ○日常向,就当是这个特殊婶婶的日常记录。
   
      ○好吧,这次不是日常
 
     ○多cp注意(可能出场:三日鹤、双狐、烛压切、长蜂、一药、安清、兼堀、江宗、浦乱等等)
  
  ○这个婶婶比刀还强(的多)注意
  
  ○本丸有病,经常ooc注意
  
  ○日常娱乐向,画风不定,但基本是糖
  
  ○婶婶经常不在家系列

        ○(十三)

  ————以上ok?go☞————

       27.“一个、两个、三个、四个……呵呵,真多啊……”
  ……
  “鹤丸殿,你还好吗?”太郎太刀替鹤丸挡开面前的敌人,担心的问到。经过一段时间的厮杀,太郎和三日月终于与鹤丸、大俱利会和了,他们现在正向着安清两人杀去。
  “没事,小伤而已。”作为第一个冲进敌军中的刀男,鹤丸不可避免的也是第一个受伤的。他的腰腹部被敌方高速枪戳了个洞,不过他却趁机带走了对方一把大太刀。
  “还请小心,我们现在的目标不是杀敌。”
  “啊,我明白的。不过啊,主君她什么时候能赶到呢?”鹤丸不顾伤口的疼痛,站起身来再度砍飞一把想要偷袭的敌短。
  这是个谁也说不清的问题,鹤丸也没指望能得到答案。而在婶婶带着援兵(某:鹤丸你想多了,援兵什么的估计还没有婶婶一个人有用)赶到之前,他们必须要面对面前强大的敌人。
  三日月闭口不做声,他背对着鹤丸眼里的火光似乎要喷出来,让注意到这点的大俱利全身一抖。天下五剑的怒气,可不容小视啊。
  粗略估算一下,他们四人已经彻底砍杀了两个队左右的的敌人了,可周围还是满满的蓝色。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不好的预感,却没有一个人说出口。
  另一边,安定和清光借助默契满分的配合勉强只是轻伤。看着敌人似乎没有尽头,清光突然一阵轻笑:“呵呵呵,遇到这种异常情况主君之后绝对会大敲特敲政府一顿的。”
  “清光你是不是傻了?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思想主君会不会敲政府的事?现在我们能不能回去都是个问题!”安定被清光气的一口气发不出去,最后只能把气都出在面前的敌打身上,一阵“哦啦哦啦”之后,敌打的头便掉在了地上。
  “主君一定会来的!一定会……”清光情绪激动的反驳到,可在安定耳里这更像是他的自我安慰。
  两个人都不说话了,除了刀剑间碰撞的声音,只有不时的“哦啦哦啦”传出。
  四人与冲田组两人的距离出乎意料的远,不知道是本来就这么远,还是安清两人在战斗中移了位置,反正在又带走一队的敌刀之后六个人才会合。一队的人总算凑齐,虽然大家身上或多或少的带上了伤,但心里却纷纷松了一口气。简单快速的交流后,一队六人站成了一个圈,四人在外两人在里。由受伤最重的鹤丸和大俱利开始,轮番在内侧休息。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总算能歇口气,鹤丸这才有心思查看自己的伤口,然后就被不断流血的洞吓了一跳。
  “还说不严重。白痴。”大俱利眉头紧皱,嘴里直接骂了出来。鹤丸被突如其来的“白痴”再度惊吓,一脸发现了新大陆的表情:“小俱利你居然骂我!不对,你是从哪里学的这个词!”
  大俱利脸更黑了,直接在鹤丸头上敲了一下,接着撕下一块布料给鹤丸包扎起来。然而大俱利这边刚给伤口打上结,那边鹤丸就扛起本体把三日月拉进了内围自己替了上去:“休息时间结束!”
  三日月和大俱利都是一愕,接着气息狂暴。大俱利一言不发的上前替下太郎,站在鹤丸旁边替他分担着战力。
  三日月在内围空着急,可说好的休息规矩他不好打乱,只能全身戒备,眼神一刻不离的盯着鹤丸,确保自己能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伤口的影响比鹤丸想象的重,大量失血让他有些脱力。果然不行了啊。鹤丸心里想,那在最后给对面一个大礼吧!
  “染红了之后,就更像鹤了啊!”
  鹤丸暴起的声音响起,脱掉了半边的羽织与空气剧烈摩擦发出声响。鹤丸双手举刀挥下,细长的太刀准确的劈开了刚好上前的敌大太。这一击耗费了鹤丸仅有的体力,在倒下时还故作轻松的说:“这是第二把大太了啊……”
  “鹤,别说话了!”三日月没想到鹤丸来这么一遭,连忙接住鹤丸带进内围。
  “我们没关系的,让鹤丸殿休息着。”清光头也没回地喊道。他们伤的不重,还不到必须休息的时候。

        28.三日月不擅长照顾人,而外围必须要补一个人上去。没办法,他只好把鹤丸拜托给太郎,自己顶上了空缺。
  随手斩断袭来的短刀,三日月的眼神前所未有的认真起来:“好热啊,我也认真起来吧。”
  轻描淡写,令人生寒。
  三日月同样脱掉一只袖子,让自己的手能有更多的活动空间,不断重击着面前的敌人。很快的,三日月面前的敌人的残骸变成了外围四人中最多的。
  “天下五剑,名不虚传。”太郎在内围看的清楚,三日月的一刀一式都无比华丽而老练。
  “哈哈哈,还真是帅气呢……与平常那个老爷爷的样子完全不同嘛。”鹤丸讨厌脱力的感觉,只好把注意力放到其他地方,比如欣赏三日月的姿态。突然,他的余光瞄到一抹蓝色……
  “小俱利小心!”
  “大俱利殿下!”
  敌短居然跑进的包围圈进行偷袭,这是所有人预料之外的。当所有人包括大俱利自己都以为必须受上一刀时,伴随着敌短突然的一分为二,一个黑色身影从天而降。
  “抱歉,来晚了。”印入鹤丸眼里的,是拿着【同田贯正国】的婶婶充满寒气的笑容,“这次问题的锅,我可不背了啊!”
  之后的事情,比刀男们想象的简单多了,却给他们留下了无比深刻的记忆。
  “大俱利,借你本体一用。”和当初对清光说的一样,婶婶这次非常正式的称呼了大俱利,然后不等他回答便夺过【大俱利伽罗】向前冲去。
  现在的婶婶左手【大俱利伽罗】右手【同田贯正国】,相当熟练的双手齐上,左右开弓斩杀着敌军。
  “双剑用的多了,双刀还是第一次啊。”打刀虽然不算太重,可也不是能随意挥舞的,但在婶婶手里完全不是这样。她似乎感觉不到重量,两把打刀自如的在手间翻转,必要时还能来一个空中换手,伴着一把敌刀的阵亡。婶婶的每一刀都很精准,看似随意却招招致命,杀敌的速度远在三日月之上,比起其他几振就更快了。
  大部分敌军都被婶婶引去,只有少部分零散的家伙还在攻击包围圈,被还在气头上的三日月几下收拾了。
  婶婶单方面的虐杀(划掉)战斗并没有持续多久,有个人很快没了耐心:“真是的,一把一把砍果然不够啊……”随着话音落下,大俱利伽罗手臂上的龙纹突然一闪,快到他以为自己的眼睛花了。然而之后发生的事证明他的眼睛没有任何问题。
  “安、安定……”清光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我是不是产生幻觉了?”
  安定难得没有呛声,他也是瞪大了双眼看着前方:“如果是幻觉,那也是我们一起产生幻觉了。”
  “那就是说……大俱利先生的本体刚刚真的……”
  “产生了一个龙影,然后把对面都击倒了。”大和守安定给出了确切答案。
  “……”
  大俱利也是一脸懵逼,有一瞬间他甚至怀疑婶婶手上的到底是不是“自己”。不过婶婶站在敌军的残骸堆里,直接给出了答案:“我和东方龙有点关系啦,只是用小俱利的本体当个媒介。谁叫只有小俱利和龙有关系嘛~”
  解释完,婶婶几下跳出残骸堆把【大俱利伽罗】还给本刀,收好【同田贯正国】重新别到腰上。接着她挨着轻触了一下每个人的伤口,六人顿时感觉伤口没那么难受了,鹤丸吓人的枪洞也停止了流血。
  “毕竟还是政府的‘雇佣人员’,我不好违背太多设定,只能先这样了。”婶婶完全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对,甚至还抱着歉意。有着数个本丸记忆的三日月立刻提醒到:“主君不必如此。如果审神者都能做到这种程度的应急处理,那刀剑男士们的伤亡率会大大降低。”
  “嘛~我忘了这边力量体系有点不同。”婶婶俏皮的吐吐舌头,“还有,鹤球有伤口不方便穿衣,爷爷你还是穿好衣服啦!”
  “哈哈哈,抱歉抱歉,老人家不太主意这些呢。”

评论(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