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x渏2

那个跑来写小说的美术理科生又回来了,主产刀剑乱舞粮,可能会有阴阳师粮,看脑洞。

【腐向】今天婶婶回本丸了没有?(十二)

         ○这是上一个号的坑,想了想还是放过来接着填。可能有亲已经看过了一部分。cp较多就没有依次挂tag,出现哪个算哪个,请注意避雷。

       ○日常向,就当是这个特殊婶婶的日常记录。
 
     ○多cp注意(可能出场:三日鹤、双狐、烛压切、长蜂、一药、安清、兼堀、江宗、浦乱等等)
  
  ○这个婶婶比刀还强(的多)注意
  
  ○本丸有病,经常ooc注意
  
  ○日常娱乐向,画风不定,但基本是糖
  
  ○婶婶经常不在家系列

        ○(十一)
  
  ————以上ok?go☞————

  23.新刀不多,这也就代表婶婶只用改一部分的安排,不用全部重写。这省下来的时间被婶婶用来改造本丸里的农田了,她拿出不知道是什么的种子神神秘秘的让刀男们种,说是每个季节都会有不同的收获。
  药研和长谷部很想拉着婶婶告诉她这是不现实的,可短刀们(除药研)被婶婶讲的好奇心纷起。面对十多张期待的面容,两振刀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嗯,还有点时间啊……明天早上我和第一部队一起出征。活动期间的出征地点都改为相对应的合战场,没问题吧?”婶婶在晚饭后有些无聊,她招来所有的刀男下了安排。
  “没问题,一切由主君安排便是。”
  “啊啦啦,不要这么严肃啦~我可不是想要仆人,而是想要和你们成为朋友呢~”婶婶故意鼓起脸来,手指戳戳说话的太郎。
  “sadedo,有人想和我手合一下的么?”婶婶看着刀们惊讶的眼神,眼睛里露出促狭的笑意。
  在各种这怎么行、这样不太好的议论中,山伏国广大笑着出了列:“咔咔咔,与自己的主君比试也是一种修行。主君哦,让我见识一下你实力吧!”
  婶婶乐呵的应了,带头向道场走去,山伏紧跟其后。剩下的刀们面面相觑,最后一致决定跟上去。
  似乎是为了和山伏对应,婶婶挑的木刀也是太刀级的。山伏则是拿起和自己本体差不多的木刀,面对婶婶站好了。
  “先说好,我用刀的方法可能会和你们有些不一样。”婶婶拿着木刀随意挽了个剑花,然后自然垂下手丁字立,算是准备好了。
  看到婶婶如此随意的状态,山伏笑意里带上了紧张。不过他从来不会因此退缩,眼里战意迸发:“主君哦,贫僧来了!”
  “咯咯咯~”婶婶轻笑,一个倒腕把木刀横拿,轻松挡住了山伏的第一次进攻。
  以力量为长处的山伏在这次对撞中没取到任何便宜,他当机立断选择了放弃纯粹的力量压制,改为巧胜。婶婶被山伏灵活的几下连刺惊讶了一下,太刀的灵活性有这么高的吗?
  不过最终的结果不会因此改变,婶婶明显不是很习惯日本刀,几次击中山伏都是用的刀背。但零零散散下来,婶婶对山伏造成的伤害足以达到重伤,而山伏只是在一次出奇意料的甩刀中击中了婶婶一次。
  “唔啊~山伏你居然能打到我一次啊~”婶婶在结束后很认真的说,“这真的是很难得的啊。嘛,如果我流血了的话,在其他世界是会被追杀的呢~”
  可惜了,不管之后刀男们再怎么追问,婶婶都不打算再提其它世界的事情,只曰:时机未到。
  婶婶接下来又把陆奥守吉行虐了一遍,这次陆奥守是真的完全没碰到婶婶。
  “主君好厉害啊,俺都想要用枪试试了,毕竟枪可比刀快多了甲!”陆奥守揉揉头发,完全没有被打败的沮丧。
  “你来啊,打中了算我输。”婶婶直接给出了答案,“吉行你的手枪还是比较早式的了,我连更复杂更强力的新行枪都不知道对上过几次了。对了,下次有机会我给你弄把手枪来,你自己鼓捣着玩。不过有一点,绝!对!不准在本丸里开枪!”
  “这样啊……嘛,有新枪俺就很满足了啊。在本丸的时候俺还是负责照相好了。”陆奥守有些遗憾,他只能期待在以后的出阵中大显身手了。
  “好了好了,散了散了,睡觉睡觉!”
  一夜无话。


  24.第二天婶婶起来时都快9点了,早餐什么早过了,刀男们都按照当天的安排各就各位。婶婶简单洗漱后跑去厨房快速解决完留给自己的那份饭,匆匆忙忙赶到院子里。
  “啊啊~最近没怎么休息所以睡过头了,抱歉啊。”婶婶俏皮的吐吐舌头,“那么,意思意思点个名吧~”
  “队长,三日月宗近。”
  “哈哈哈,老爷子在的哦。”
  “下一位,鹤丸国永。”
  “今天主君会带给我们什么样的惊吓呢?”
  “你猜~接着,加州清光。”
  “加州清光到位啦——”
  “大和守安定。”
  “我会努力的!”
  “太郎太刀。”
  “头一次和主君一起,很期待。”
  “最后,大俱利伽罗。”
  “……嗯。”
  “唉唉,小伽罗别这样嘛!算了算了,第一部队,出阵!”
  在点名的同时婶婶已经完成了时空穿梭器的定位,话音刚落光芒就笼罩上了七人,眨眼间消失不见。
  由于第一部队等婶婶用了一些时间,当他们传送到战扩的合战场时,正好遇到了刚推完市中演练的第二部队。既然遇到了,作为队长的药研自然过来向婶婶简单汇报了一下进度:“大将,我们从市中演练出来一切顺利,大家都觉得是个练习战斗的好地方。第三部队都是没怎么出过阵的伙伴,在基础演习那里练手。”
  “我知道咯,辛苦了药研。”婶婶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颗糖,熟练的剥了包装塞到药研嘴里,“正好你们除了一期都是胁短,在夜战比较有利也比较安全,所以你们接着在市中合战场演练好了,之后的搜索演习交给我们吧。第三部队他们自己决定接着练手还是和你们汇合,帮我转告一下。”
  “……大将,这是什么?好酸……”药研被那颗糖酸到整个脸都皱了起来。
  “黑糖话梅啦,你吃下去后面就不酸了。对了,要不要给其他人带点?”
  “弟弟们还是算了,他们不喜欢这么酸的东西。不过可以给一期尼带一颗。”药研想了想还是拿走了一颗。
  婶婶:药研你这是对一期好呢?还是不好呢?
  “哦哦,这个合战场的深处传来了浓厚的明石国行的气息,审神者大人可要努力啊!”跟着婶婶一起出来的还有狐之助,第一部队刚进入搜索演练的时代它便开了口,“还有,这个合战场存在由时之政府为了训练刀剑男士们而放入了一定数量的,实力(等级)固定的检非违使,还请各位小心。”
  “啊啊——”清光一听到有检非违使就嚷嚷起来,“检非违使比时间溯行军还难缠的多啊,政府到底在想什么!”
  “清光你没听吗?都说了是为了锻炼我们了。”大和守安定一点也不给清光面子,抬手给了清光脑袋一巴掌。
  “啊啊啊!我的头发!安定你干什么!”清光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头发被安定的指甲带出去了几根,还有明显被扯断的声音,整个人都炸了起来。然后向安定抓了回去。
  安定哪里会安分让他抓,一个下蹲躲过袭击,对着清光肚子便是一个肘击。清光吃痛,膝盖反应性上抬正中安定脑门。安定被打的跌在地上,紧接着着扫堂腿便过去了……
  看着一言不合打成一团的冲田组,婶婶在阻止和不阻止间摇摆不定,最后还是太郎太刀一手一个把两人分开了。
  “我们是来对付敌人的,请不要在这种无意义的地方浪费体力。”太郎太刀严肃的说。
  “嗨——”
  “下次不会了,这次明明是清光不好……”
  “你说什么!”
  “就说你怎么了!”
  “咳咳!”眼见他们又要吵起来,婶婶好气又好笑,“你们两个安分点,有什么恩恩怨怨回本丸里随你们,出阵的时候还是给我好好配合。”
  (同时)“知道了——”
  大俱利看完整个过程表示不想和他们搞好关系;鹤丸看完整个过程表示这个惊吓很有趣;三日月看完整个过程表示年轻人就是有活力啊。

评论(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