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x渏2

那个跑来写小说的美术理科生又回来了,主产刀剑乱舞粮,可能会有阴阳师粮,看脑洞。

【腐向】今天婶婶回本丸了没有?(七)

         ○这是上一个号的坑,想了想还是放过来接着填。可能有亲已经看过了一部分。cp较多就没有挂tag,请注意避雷。
 
     ○多cp注意(可能出场:三日鹤、双狐、烛压切、长蜂、一药、安清、兼堀、江宗、浦乱等等)
  
  ○这个婶婶比刀还强(的多)注意
  
  ○本丸有病,经常ooc注意
  
  ○日常娱乐向,画风不定,但基本是糖
  
  ○婶婶经常不在家系列

        ○(六)
  
  ————以上ok?go☞————

  13.有时候随口一句就那么成了现实。婶婶看着面前3:59:55,笑了。这五秒内她确定了将要到来的就是那振月亮——三日月宗近。
  “天下五剑最美啊……咯咯咯,不知真的面对面后比起游戏里又如何?”婶婶说着取出一张加速符,贴在了锻造中的刀剑上。强光一闪,身着蓝色华服的三日月宗近就站在了婶婶面前。
  “我名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宗近到达这个本丸时,是审神者亲自迎接的。那时正值深夜,其他刀都睡下了。
  除了最开始抢了他的台词,三日月对这个婶婶的映像还是很不错的。挂在脸上的微笑,没有因为看着是他而失控的行为(那是因为她早知道是你了),简单干练的黑色裙装,以及可以清楚感觉到的,正渐渐附到他身上的强大的灵力。比起前几个好上不少。
  没错,三日月是有每一次被锻造出的记忆的。因为这个他就是真正的【三日月宗近】,准确说是真正【三日月宗近】的意识。他把自己和其他分意识的链接断掉,把自己当做普通的三日月加入到每一个锻造出他的本丸里。可是三日月的运气很不好,非常不好,锻造出他的本丸不是太在乎他就是太不在乎他。当然,后者的那个审神者对所有刀剑都不在意,只是当做一个工具罢了。
  不久前,三日月实在忍受不了那个心狠手辣的审神者,用本体的力量去掉契约的束缚,带着本丸里还能活动的刀男们集体离开了那个本丸。离开了审神者灵力的刀男,结果不是变回本体被溯行军捡去,成为掉落刀剑之一,就是像三日月这样直接碎刀。但是,比起呆那个本丸,这样的结果反而更好。
  这间本丸看着比较正常。三日月想。(不,一点也不正常!但是绝对不会亏待每个刀男就是了。)
  就像婶婶能发现药研拥有记忆一样,从三日月保持的很好的脸上婶婶还是读出了不对劲。停下对本丸的介绍,婶婶轻笑着说:“其实每间本丸的基础设施都差不多,我也不再啰嗦了。对了,新刀来本丸是有礼物的,三日月殿下的有些特殊,容我日后时机对了再补上。”
  “主君这是什么意思?”三日月被突然结束的介绍吓了一跳,难道自己看走眼了吗?
  “反正三日月殿下有之前的记忆对吧?那我就不用重复的叙述了。”婶婶敏锐的发现了三日月眼底的杀意,及时解释道:“我和一般的审神者有些不同,有些不太方便外说倾诉的事情欢迎跟我讲。现在三日月殿下不相信我的话,可以先住在本丸里观察,等什么时候放心了再来找我。”
  听了婶婶的话,三日月宗近不知道在低头想些什么。两个人安安静静地走在本丸里,气氛有些怪异。
  本来应该进入沉睡的本丸被一个应该早就喝醉睡着的白色身影打破了,鹤丸国永睡眼惺忪的从房顶上跃下,出现在了一人一刀的面前。
  “唔……早啊,主君。”
  “早什么早,还在大晚上呢!”婶婶被鹤丸气笑了,“你是发酒疯还是梦游?睡觉能睡到房顶上去!”
  鹤丸揉揉眼睛环顾四周,似乎才确定自己在哪里:“这可吓了我一跳……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我刚醒来就在那里了。咦?是新伙伴吗?有点眼熟……”
  婶婶无奈,伸手敲了一下鹤丸的头,然后侧身让出三日月来:“三条家三日月宗近,你不眼熟才比较奇怪。”
  “你好。五条家鹤丸国永殿对吧?久仰大名。”三日月微笑着打招呼。
  “哪里哪里,见到天下五剑之一才是我的荣幸。”鹤丸听到是三日月,顿时没了睡意,不住的打量起面前的刀来。
  一身蓝调,刀纹的弯月为饰,面带微笑看起来和蔼可亲(错觉,绝对是错觉),说起话来倒像是一个老爷子。不过,看起来的确很美就是了。总体来说,三日月第一次留给鹤丸的映像很好。
  婶婶:鹤丸桑我咋不知道你还有一定的颜控属性呢?

  14.既然鹤丸在了,把三日月带到房间的任务就交给他了,婶婶则转身从走廊的另一端上了二楼。
  到了空房间,两刀都没有什么睡意。三条和五条家原本就比较亲近,两刀也不怕没话说,特别是有振刀不会允许尴尬的情况出现。
  “跟我讲讲主君吧。”闲聊一会儿,三日月突然说。每个本丸的刀对审神者的称呼不尽相同,他听见鹤丸这么称呼婶婶也就跟着叫了。
  “主君她啊,”鹤丸有些为难的挠挠脑袋,“三两句说不清,我从头慢慢跟你讲吧……”
  鹤丸国永把他从进本丸开始的所有所见所闻都讲给了三日月听,里面很多事与婶婶没有一点关系。但三日月听的认真,时不时还发表一些自己的评价,弄的鹤丸更起兴了。起兴的结果就是,两位“老人家”直接聊了一整晚。
  当一期一振带着想要赶快见到新伙伴的弟弟们来敲门时,两位才如梦初醒般意识到天亮了。
  “三日月殿果然很美啊~”
  “可是我感觉就像一个老爷爷嘛……”
  小短裤们围着三日月热情的打着招呼,同时发表着对这振天下五剑最美之剑的看法。不管三日月对婶婶的印象如何,对着这些同伴他还是很高兴的:“哈哈哈,本来就是个老头子了嘛。”
  这边热热闹闹的很快吸引了其他刀们的注意。笑面青江住的较近,这时站在短刀圈外幽幽的冒了一句:“三日月殿下刚来本丸的第一夜,一定与鹤丸殿度过的非常愉快~哎呦!”
  才赶到的石切丸淡定的收回了手刀,看着青江吃痛的样子又心软的伸手去给他揉脖子。
  “神刀大人的手劲真大……我是指一定相谈的十分愉快啦。”
  “的确很愉快哟。”
  三日月的回答和青江的解释同时响起,在场的“成年刀”都愣了一下,隐约还可以听见鹤丸在小声的嘀咕“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不过短暂的尴尬很快就被短裤们的声音打破了。乱藤四郎眼珠子转转,故意跳起来问:“三日月殿下的礼物是什么?主君她给你说过了么?”
  “礼物的话……”三日月很自然的回答道,“主君她给我说过的。不过啊,说是什么特殊不方便现在给,日后补上之类的。说起来,我还很期待主君会给我这个老头子准备什么礼物呢,哈哈哈。”
  “三日月殿一点也不老哦。主君也真是的,有什么不能送的嘛。”乱为三日月抱不平。
  “我听到咯~”婶婶清冷的声音从乱身后响起,细长的胳膊把短刀圈进怀里,“乱酱这是在说我坏画啦~”
  “明明就是主君的不对嘛,我只是实话实说!”
  婶婶一边和乱斗嘴,一边抬头和三日月点头问好,三日月也礼貌回礼,完全看不出经历过夜晚那场对话。正当这时,清光和安定来通知大家吃饭,早餐为了欢迎三日月比平常丰富了一半。
  刀刀们:厨房组万岁!
  难得婶婶回来一次,今天的刀刀们都不赶着做事,婶婶更不会催他们。所有人和刀坐在食堂里吃着东西聊着天,婶婶也趁这机会再给一期一振道了个歉。
  “呐呐,主君那边是怎么称呼我们的呢?不是指名字,是另外的称呼。”
  不知道是谁先提出的这个问题,刀刀们越说越好奇,最后一齐盯向了婶婶等着她的答案。
  “你们确定要听?”虽然解释昵称来源会很麻烦,但是婶婶也很想知道刀男们听到自己昵称的反应,乐呵呵的接着讲下去了,“从一期一振先开始好了,有常规的171、一期尼,其他的比如草莓哥,来源是发音和草莓一样……”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