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x渏2

那个跑来写小说的美术理科生又回来了,主产刀剑乱舞粮,可能会有阴阳师粮,看脑洞。

【腐向】今天婶婶回本丸了没有?(四)

         ○这是上一个号的坑,想了想还是放过来接着填。可能有亲已经看过了一部分。cp较多就没有挂tag,请注意避雷。
 
     ○多cp注意(可能出场:三日鹤、双狐、烛压切、长蜂、一药、安清、兼堀、江宗、浦乱等等)
  
  ○这个婶婶比刀还强(的多)注意
  
  ○本丸有病,经常ooc注意
  
  ○日常娱乐向,画风不定,但基本是糖
  
  ○婶婶经常不在家系列

        ○(三)
  
  ————以上ok?go☞————

婶婶每次来的都特别凑巧
婶婶太强吓到刀刀怎么办
赌刀不用等什么的太作弊

7.新开的两振刀都是哥哥,日常笼中鸟的宗三左文字和弟弟一堆的一期一振。为了给小短刀们一个惊喜,时间到了后是婶婶自己去迎接的他们。
  “……我经常不在,安排就是刚刚说的那样。对了,这是一期一振你的礼物,纽扣样的是定位器,这个是主机。”婶婶在自己房间里给两振刀解释了下本丸的情况,然后把一堆“纽扣”和一个小屏幕递给了一期。
  “宗三的礼物有点特殊,要等等哦~”
  “主君不用太麻烦,我不过是一只笼中鸟罢了。”宗三左文字开口,就是那熟悉的抑郁寡欢的调调。
  “这可由不得你。”婶婶很喜欢左文字一家的,但左文字一家的“不开心”标签就不喜欢了。早在她接下审神者的身份时,她就决定一定要打破那个左文字低气压。
  中午饭点,出征的刀都回来了,婶婶也正式的把两位介绍给了大家。一期一振看到快速向自己冲来了弟弟们,瞬间明白婶婶给他的礼物是干什么的了。
  放任粟田口的几振短刀扑到自家17尼身上,婶婶偷偷的把小夜拉到了一边。
  “小夜你不要动哦,我要给你宗三哥哥一个惊喜呢~”婶婶一边梳着小夜的头发一边说。听到是为了哥哥,刚还在挣动的小夜立刻安分了下来。
  一直到大家都坐上了位置,烛台切和堀川呈上了丰盛的午餐,婶婶和小夜才出现在众刀眼里。
  “宗三,这是你的礼物哟~”婶婶笑嘻嘻的把新造型的小夜推到宗三怀里,然后坐到自己位置上和其他人一起看戏。
  小夜的头发被婶婶改成了双马尾,蓝色猫耳发卡戴在头上,刘海也被撇了起来,脸上上了点淡妆。不仅如此,婶婶还恶趣味的让小夜换了身有点大和服,小短刀整个被围在衣服,配上猫耳显得可爱至极。
  宗三看到这样的小夜,愣住了。小夜发现哥哥抱住自己后没了动静,不解的从宗三胸口抬起头,脸上带着不知是害羞还是高兴引起的粉红问到:“宗三哥哥……不喜欢吗?”
  刷~
  不用宗三开口,所有人都知道答案了。
  你问为什么?他樱吹雪的樱花都要把餐厅埋了好吗!
  婶婶趁这个机会重新调整了出征的人员。宗三和乱被编进二队练级,小夜自然也跟着,还有堀川、烛台切和长谷部带着。一期一振则在三队被弟弟们带。
  值得一提的是,小夜见宗三喜欢他的装束,便只把衣服换了回来,顶着新造型就出战了。由于造型和战斗风格太违和,导致烛台切和堀川有一瞬间走神……
  婶婶:这就是级高的你们反而轻伤的原因?
  知道过程后,婶婶又亲手把小夜的造型改了回来。
  二队出了岔子,一队还是很正常的,一次性捡了三振刀回来:今剑、爱染国俊,还有骨喰藤四郎。
  粟田口的刀们很开心,今天来了两个家人呢。
  婶婶今天第三次打开储物室,翻找出要送的礼物,转头看见鲶尾正站在门口。
  “那个,主君能让我去给骨喰礼物吗?”鲶尾挠挠头,说出了他的目的。
  婶婶自然无不可,把骨喰的礼物递给鲶尾,自己跑去找两振短刀了。给爱染的当然是明王像,至于今剑,则是一本小说,一个历史向清水暖心岩今文。
  “刀还没来,今剑你先看这个当回忆吧。”婶婶满脸抱歉的摸摸今剑的头,轻声道。
  “嗯嗯,没关系哦主君,这个礼物我很喜欢。”今剑小心翼翼地抱着书,露出一个笑脸就跑到旁边看书去了。
  婶婶这下真的闲下来了。
  黑色的裙子在夜色中与背景融为一体,长谷部是看到婶婶那露出的,雪白的小臂才找到她的。
  “啊路基,你怎么坐在那里?很危险的。”
  坐在樱花树上的婶婶听到今天近待的召唤,低下头去就看到一张着急的脸。她笑了,身子却没动,反而用手拍了拍身旁另一根树枝:“是长谷部君啊。放心,我不会摔下来的啦~长谷部君要上来一起聊会儿天吗?”
  “这……”
  长谷部不知道该干嘛了,不想辜负婶婶的期待,又觉得树上确实不太安全。
  “长谷部君你太死板了。”一个在夜晚格外显眼的白色太刀从旁边冒了出来,灵活的绕过压切长谷部,几下爬上了树,“哟,主君晚上好。”
  “晚好,鹤球你不怕我了?”婶婶笑的狡猾,顺便把手上的团子递了一串过去。
  鹤丸国永接过团子不客气的吃了起来,顺便不忘抗议一下婶婶的称呼:“为什么要叫我‘鹤球’啊!”
  “你猜~”
  被两人无视的长谷部就那么立在树下,眼前突然被一个茶杯挡住了视线。扭头看去,烛台切光忠端着茶具站在一旁。抬手接过茶杯喝了一口,长谷部觉得自己整个暖和了起来:“多谢。”
  “客气什么,都是一个本丸的刀了。”烛台切又把茶给树上两人递去,“放松点,长谷部君,否则就不帅气了啊。”
  一人三刀就这么坐在那里喝茶聊天,鹤丸国永在婶婶不要脸的坚持下,只能像清光一样无奈接受婶婶的“爱称”。

8.三刀惊讶的发现婶婶知道很多东西,从历史到现代,从人类到他们这些付丧神,好些地方比他们自己都清楚。
  他们很快被其他刀注意到了,晚上无事的刀刀们三三两两的聚集了过来。到后来,悠闲的几人聊天变成了听婶婶讲故事。嘛,婶婶本人倒没什么意见,还专门让烛台切光忠去准备了点当夜宵的点心。
  有趣的是,到了小短刀们睡觉的时间,故事没听够的粟田口小短刀们欺负一期尼追不上他们,追上了在晚上也打不过,各种躲避捕捉不去睡觉。最后还是婶婶看够了热闹,答应短刀们明天白天继续,药研藤四郎替哥哥出马把弟弟们捉回了房间。
  “每次能呆两天,这是定了的。”等短刀们离开后,婶婶突然改了话题,“不过我想做的却没那么简单。呐,你们想过那么多‘你们’中,哪一振才是真正的你们吗?”
  突然严肃的话题让刀剑男士们愣了一下,然后认真思考起这个问题来。婶婶也没有打扰他们,自己在树上静静的喝茶等待。
  “呵,不知道啊,谁都讲不清楚。”一期一振最先有了反应,他的话得到了所有刀的赞同。
  “那你们想过如果自己是真正的本体的话,会怎样?”婶婶再问。
  “这个……”
  婶婶早料到是这种结果,也不管刀们反不反应的过来,自顾自的讲起了她的安排:“我猜你们的本体应该可以接受到所有的‘你们’记忆,到时候会发生什么都不一定。但本体就是本体,我想把你们的本体都找到,找到后是保留所有记忆还是只留现在没记忆由‘你们’自己定。我只有一个请求,不管是哪个选项,也不管你‘看到’了什么,请至少留一个在这个本丸生活。”
  不是“要求”,是“请求”。
  婶婶的心情大家都懂,在场的大家都暗自做下了如果本体找回仍然会留在这个本丸的决心。
  “这件事到底还需要从长计议,我只是先告诉大家让大家有个心里准备而已。以后新来的刀还有短刀们就拜托你们去给他们说明了。不过也不用太放在心上,毕竟主要还是运气的成分占上,平时该玩该练可不会变。”婶婶俏皮的眨了眨眼睛,然后从树上一跃而下,准确挂到了大郎太刀身上。
  “请主君注意形象。”太郎太刀淡定的把婶婶从身上拿开,放到了地上。

评论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