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x渏2

那个跑来写小说的美术理科生又回来了,主产刀剑乱舞粮,可能会有阴阳师粮,看脑洞。

【腐向】今天婶婶回本丸了没有?(五)

         ○这是上一个号的坑,想了想还是放过来接着填。可能有亲已经看过了一部分。cp较多就没有挂tag,请注意避雷。
 
     ○多cp注意(可能出场:三日鹤、双狐、烛压切、长蜂、一药、安清、兼堀、江宗、浦乱等等)
  
  ○这个婶婶比刀还强(的多)注意
  
  ○本丸有病,经常ooc注意
  
  ○日常娱乐向,画风不定,但基本是糖
  
  ○婶婶经常不在家系列

        ○(四)
  
  ————以上ok?go☞————

9.一觉醒来,婶婶能留在这边的时间也不多了。
  婶婶先是亲自去锻了次刀,没用公式,就是把寮里的材料强迫症的用成了整数。这次她没去感应是哪振刀,偶尔等待一次也是趣事。然后在吃完早饭后给短刀们聊了会天,补上昨天的故事。一边聊,一边拿纸写着走之后的安排,毕竟前一次的安排要全部作废。
  药研今天轮空,看时间差不多了就把短刀们轰去做事,自己却坐下来看着婶婶。
  “一期已经给你说了吧?”婶婶看药研的表情就知道他来找自己是什么事,直接问到。
  “是的。大将能到房间里来吗?”药研一脸严肃的说,“我和今天的近待换了一下。”
  婶婶点头,站起身收拾了一下纸笔,跟着药研回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里,药研正襟危坐在桌前,婶婶倒是比较放松,铺好纸接着写。药研等了半天不见婶婶开口,只好自己先出了声:“大将,一期哥说的您想帮我们找回真正的本体……是真的么?”
  “真的哟。”婶婶停下书写的笔,对上药研的眼睛,“还有,药研你不用对我用敬称的哦,我会不习惯的。”
  “好的大将。不过大将你知道这是会引起时之政府不满的。”药研说改就改,但话题还是没变。
  “药研你……有前一个本丸的记忆吧?”婶婶的眼神像是能把一切看透,药研感觉自己被看的精光。
  “……是的。”纠结半天,药研还是承认了。
  “咯咯咯,那趁这个机会,药研和我聊会儿天吧~”
  谁都不知道那天婶婶和药研聊了些什么,反正后来药研成了婶婶计划的坚决护拥者,不停帮有着同样担心的同伴们开导着。
  上午出征的部队回来了,捡回来两振新刀:胁差,笑面青江;打刀,歌仙兼定。
  婶婶又高兴又无奈,从计划中抽出几张再次重新写。
  新锻刀是宗三左文字的二号机,婶婶把所有刀都聚集起来,当着他们的面把二号机合到了一号机中。
  “虽然是可以同时存在多个机位,不管是一个意识换身体,亦或是直接多个付丧神同时存在,都有婶婶者这么做。但是我不一样。我不管什么属性加成,有一些外界原因,也有我的一些性格问题,反正以后出现多机位都直接和一号机合掉。”婶婶说着留下了一叠符纸,“这个和附灵的符用法一样,直接贴上去就行。”
  众刀点头表示明白,婶婶看了看时间,自己也该离开了。匆匆返回房间把信藏好,返回院子与刀刀们告别。
  “我要走了,近待按之前规矩继续轮,电脑和书随便看。未轮到近待的刀想要看书或是使用电脑需要当天近待许可,而且书不可以拿走哦。那我走了,拜拜~”
  “主君拜拜~”
  “大将注意休息。”
  “主君要要点回来哦~”
  ……
  “这个主君有点奇怪啊……我是指指令。”新来的笑面青江还没搞清楚情况,就被扯着听了两个在他看来有些奇怪的规矩,现在正迷茫的站在那里。
  加州清光巡视一圈,下午他和安定都要出征,没办法跟笑面青江聊太久:“有谁今天轮空的?给笑面先生、歌仙先生、宗三先生和一期一振先生说一下本丸的情况。”
  同样轮空的压切长谷部刚想举手,一旁的药研藤四郎比他更快:“交给我吧。正好我打算给一期哥细讲,歌仙先生、宗三先生和笑面先生一起来吧。”
  “那么,就麻烦药研了。”
  药研带着三刀离开了,下午要出阵的要开始准备了,该当番的也该到位了,休息时间结束。
  以下为压切长谷部的时间线:
  “骨喰,一起来收集更多的马粪吧!”负责马当番是粟田口的胁差兄弟,鲶尾拿着筒跃跃欲试。
  白发胁差面无表情的拉住自家兄弟:“主君和长谷部殿都说过请不要玩马粪了。”
  “唉~~”鲶尾很失望,“为什么嘛~~”
  整个马当番期间,鲶尾藤四郎一直在“为什么不能收集马粪”“马粪是个好东西”等等,成功让骨喰没了耐心。干净利落的一个手刀,鲶尾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很好,只减了几滴血,没到轻伤,不用手入。
  骨喰淡定的把自家兄弟拖到马厩外放好,自己回头接着收拾起来。
  路过的压切长谷部:……
  前田藤四郎和平野藤四郎踩在石头上,试图把衣服晾到绳子上,看的长谷部心惊胆战,主动走过去帮忙。
  “多谢长谷部先生!”两短刀乖乖站在一旁帮忙。
  “我记得洗衣番还有两人,怎么是你们在晾衣服?”
  “那个……”前田挠挠头,还是说了实话,“堀川先生吃了鹤丸先生的‘惊吓团子’,现在在手入室里躺着。鹤丸先生见这么严重,道着歉跟过去照顾了。”
  晾衣服的长谷部:又是那个鹤丸国永……
  晾完衣服,长谷部还是去了一趟手入室。堀川国广躺在手入室床上看起来没有什么大碍,鹤丸国永坐在旁边照顾着,看来是真的被吓到了。看到长谷部进来,堀川微笑着打招呼:“是长谷部殿啊,下午好。”
  “下午好。”长谷部坐到床的另一边,“你的事我听前田他们说了,不放心过来看看。”作为罪魁祸首的鹤丸被长谷部的瞪眼吓得缩了一下,悄悄往床边在靠了点。

10.“长谷部殿请放心,我已经没什么事了。这也不能全怪鹤丸殿,是我自己明知道有诈还要试的。”
  堀川摆明了在护着鹤丸,长谷部见本人这么说了也只能作罢。板着脸再说了几句,就起身告辞了。
  长谷部刚走,堀川转头对着鹤丸说:“好了,没事了。不过鹤丸殿还是收敛点好,这次是我不会计较,下次换谁就说不定了。”
  “我知道啦——”鹤丸从蜷缩状恢复,心里没有把堀川的话当回事。
  想让他停止惊吓?除非他不在了,否则不可能!但分寸得控制好,他的初衷可不在伤害同伴上。
  “对了,鹤丸殿这次的团子如果没有那么多芥末和小米辣的话,用来恶作剧挺好的。下次带上我吧,我来改一下配方,等兼先生来了我想吓一吓他。”
  “哦!堀川你这么想实在是太棒了!我们来商量下一场惊吓计划吧!”某白刀的金眸在发光。
  “先说,我只参与下兼先生的计划,其他的请不要往我身上推。”
  还没有走远的长谷部:……我是不是该回去一趟。
  正在被捡回途中的和泉守兼定:刀身突然一抖。
  长谷部在走廊上走着,被迎面而来的烛台切光忠逮个正着:“哦呀~长谷部君没事吗?”
  长谷部抬头,左右摇:“今天没有安排。”
  于是烛台切长手一搂,搭着长谷部的肩就把他转了个向:“那正好呢,长谷部君来帮我吧~正好人手不太够呢。”
  “……好。”
  厨房里,烛台切光忠对着满灶台的食材思考着,一边手里翻着菜谱:“主君给我带了几本新的菜谱,我想试试给大家做个新的茶点。呐,长谷部君觉得哪种比较好呢?”
  压切长谷部接过菜谱,随便翻到一页递还给了光忠。
  “哦,不错嘛,做出来应该会很帅气。”光忠抚摸着自己的下巴,对着长谷部露出一个帅气的笑容,“长谷部君也来帮忙吧。就决定了,今天的茶点是——牡丹饼!”
  正在系围裙的长谷部:明明没吃过为什么背后一凉。



没错,牡丹饼我是故意的#
看完刀舞军议日替合集,满脑子都是“久等了”怎么办
长谷部的日常操碎心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