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x渏2

那个跑来写小说的美术理科生又回来了,主产刀剑乱舞粮,可能会有阴阳师粮,看脑洞。

【腐向】今天婶婶回本丸了没有?(九)

         ○这是上一个号的坑,想了想还是放过来接着填。可能有亲已经看过了一部分。cp较多就没有挂tag,请注意避雷。
 
     ○多cp注意(可能出场:三日鹤、双狐、烛压切、长蜂、一药、安清、兼堀、江宗、浦乱等等)
  
  ○这个婶婶比刀还强(的多)注意
  
  ○本丸有病,经常ooc注意
  
  ○日常娱乐向,画风不定,但基本是糖
  
  ○婶婶经常不在家系列

        ○(八)
  
  ————以上ok?go☞————

  17.婶婶能停留在本丸的时间还是太少了,再陪着刀男们废了一个下午后,她开始为接下来的失踪时间进行安排。
  作为今天的近待,笑面青江跑到婶婶房间里看着她写安排,顺便和婶婶东一句西一句的聊天。这种放松式的聊天不会影响婶婶的思路(虽然长谷部并不相信婶婶能一心几用),婶婶也乐的有刃陪她。
  “对了,石切丸殿是在草丛里发现的吧?”婶婶在写到石切丸内番时突然想到。
  “对啊,神刀大人是我在草丛里捡到的呢。那个样子可真是狼狈啊,都快没有了呢——我是指维持的灵力。”青江支着头,用特有的青江式语句回答说。
  婶婶听了歪了歪头,似乎在考虑什么。半饷,她才重新提笔写起来:“可能是从哪个本丸逃出来的吧?那我们要注意附近其他本丸的审神者才行,不知道是做了什么才让石切丸殿那种性子都受不了了。说不定,那个本丸里还在的刀剑男士们已经……”
  “暗堕,吗?……”青江接完了婶婶没说的话,心情也有些沉重。那个一直温和笑着的神刀大人,究竟经历过什么呢?
  房间里一时间安静了下来,只有婶婶写字的声音。
  婶婶有一点没告诉青江,那就是他觉得石切丸更像是被三日月带出来的那一批。毕竟是三日月消耗的力量,比其他刀先支持不住碎刀很正常。不过不管是这件事,还是三日月就是本体的事,婶婶还不打算告诉任何人或刀。
  “青江江,帮我泡杯茶吧。”婶婶写的有点累了,停下笔揉着手腕。
  青江瞄了眼已经写完的安排,发现已是不薄的一叠了:“主君你写的够多了吧?还是说你又打算很久不回来?”
  “不是啦,”婶婶深刻觉得自己需要改变一下本丸的刀对自己的看法,“以防万一。我这次回去不会太久,可就怕有什么意外。”
  “没想到主君还是悲观主义者啊。”青江起身烧水。
  婶婶嘴角抽抽,帮忙把茶叶放好:“不要给我说悲观主义者……我会想到左文字一家的……”
  “不高兴一家吗?还真是适合他们。”青江想起宗三和小夜的低气压,对这个称呼表示赞同。
  “可我不想他们不高兴。”婶婶再度陷入了左文字家到底高不高兴的漩涡。直到青江把茶都泡好了,婶婶还在念叨。没办法,青江试图唤醒婶婶失败后,只好取过写完的信纸开始包装起来。等把信纸包装完,婶婶终于回过了神。
  “啊呀,青江江你已经包好了啊。”婶婶发现这个问题后吐了吐舌头,“剩下藏信的事就交给我吧。对了,青江江你身为胁差,哪怕是大胁差,横向攻击也不是强项,多注意用刀的灵活变化比较好。”
  “我明白了哦,主君。大范围攻击是神刀大人那种大太刀的事呢……”
  (两人一起)“因为够大呀~”
  说起来,婶婶能和青江聊这么久也是有原因的,有相同电波什么的……

  18.入夜,三日月宗近早早的躺下了,可完全没有睡意。
  这个本丸的审神者让他看不透,他已经很少有这种经历了。之前几个本丸的审神者他很容易看透,不管是好是坏,每个人的本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可这个审神者不是。
  在这个本丸里他还感受到了其他熟悉的气息,例如石切丸,还有药研,都是他带着跑出来的那一批。从目前来看,他们还没有相认,所以他也不打算去相认。令他意外的是,现在的主君在明知道他们来历的情况下,非常放心的让他们在本丸生活,一点也不怕他们有随时暗堕的几率。从目前来看,也完全没有要通知时之政府的打算。
  就这么收留了他们么?还真是大胆啊。
  很强,很疯,很大胆,很聪明。这是婶婶在这一天里留给三日月的映像,也是让三日月考虑起前一天晚上婶婶说的话的契机。
  也许,真的可以试一试去相信一下。
  “哈哈哈,人老了,没了那股冲劲可不好。老爷子我就久违的来赌一把吧。”
  寂静的房间里,响起了天下五剑最美的自语。
  远在二楼最里面房间的婶婶,嘴角忽然扬起一个喜悦的弧度。
  好吧,也许说的人是自语,而听的人却不止一个啊。
  第二天婶婶没有等到最后的时间通牒才离开,而是不知道在手机上收到了什么通知,大清早火急火燎的就走了,只来得及跟起早的厨房组说一声。
  主君这样赶时间的样子可一点也不帅气啊——by烛台切
  风风火火的样子可一点也不风雅。——by歌仙
  主君好像真的很急呢……不知道兼先生今天想吃什么呢?——by堀川
  我想睡觉——by在床上的和泉守
  (婶婶走了,就是刀刀们日常的时间了╮(╯_╰)╭)
  今天轮到骨喰近待,他打开信封,第一眼就看到了一颗金球球的涂鸦。
  “……青江先生请下次不要到处涂鸦。还有,你今天是马当番。”骨喰拦住路过的青江面无表情的说到。
  青江: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其实是手合番……算了,当天近待最大。
  至于原本该马当番的今剑,便替掉青江手合去了。
  “哦呀,手合的对象是今剑吗?”对面的大太刀笑着说。
  “今天是石切丸陪我玩呢~”小天狗也是大大的笑脸,然后抽出了自己的本体向对方刺去,“我来了哦!”
  骨喰走在本丸里通知着今天有安排的刀们,走完一圈却发现还有一振刀没有通知到——那个最爱吓人的鹤丸国永。盯着手里的纸看了一会儿,骨喰看不出想法的迈开步子找刀去了。
  而结果就是,本丸里所有刀都看见了难忘的一幕:从来不认真完成内番的鹤丸国永一脸茫然的乖巧的在抹地,旁边坐着毫无变化的骨喰静静喝茶。
  所以,骨喰到底对鹤丸做了什么????
  鹤丸:我受到了惊吓……会吓傻刀的那种。
  骨喰:……浠(喝茶声)
  三日月:哈哈哈,这个本丸的骨喰很有趣啊……

评论

热度(45)